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后哥本哈根时代 共担当是主旋律  

2010-01-21 14:15:52|  分类: 采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哥本哈根时代 共担当是主旋律

    谈判桌下,要让各国同舟共济,惟一的办法就是大国承担更大的责任,主动妥协、退让,照顾那些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和生态最脆弱国家的利益。

 

    全球气候变化问题是人类迄今为止面临的规模最大、范围最广、影响最深远的挑战之一,中国是全球气候变化的最大受害者之一,同时,作为一个负责人的人口大国也应对全球治理气候变化承担重要责任。

  清华大学出版社与2009年12月推出由胡鞍钢、管清友新书《中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全书本着公平与效率的原则,将世界200多个人口大国分成四组,并以此为基础,明确提出中国应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做出减排承诺,通过发展低碳经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改善人与自然的关系,实现绿色发展与和平崛起。

  出版时间:2009年12月

  清华大学出版社

 

 

    

  管清友现为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能源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是从事石油价格机制研究方面的专家。但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读博士后期间,他却选取了“气候变化”这一题目,他认为“气候变化”既是科学研究和公共政策研究的前沿,更是全人类利益的关键。

  在“零和博弈”中强调共担当

  在管清友看来,被给予厚望的哥本哈根会议并没有赢家,会议没有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各国减排目标和资金援助安排也无从谈起。他甚至认为,在应对气候变化这个问题上,各国按照目前的立场和方式继续谈下去,今年夏季的墨西哥会议也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这样的结论恰恰在于我们自己。

  管清友把中国面对气候变化的现状称之为“温水煮蛙”,近年来南方冰雪灾害、今冬大范围低温造成的能源告急已经在警示着人们,温水已经慢慢接近沸点,青蛙也到了承受范围的临界,当量变向质变转化的那一瞬,中国是否做好了准备?

  “气候变化不只是科学问题,更是环境、政治、发展问题,中国既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又是世界上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国,在气候变化谈判问题上处于一个尴尬却又关键的位置。”管清友说,“气候变化是典型的全球问题,解决全球问题需要有人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这个全球公共产品由霸权国家提供?或是由国际组织买单?还是期待各国同舟共济共克时艰?这真是个棘手的问题。”

  “我们没有一个全知全能的世界政府,也没有世界性的财政部门为我们征税融资,自然就没有一个‘激励相容’的方案让各国欣然接受,博弈各方实际上已经认定这是一个‘零和博弈’,别人多得的就是自己失去的。”说起在哥本哈根会议上中美双方谈判代表剑拔弩张、火药味极浓的公开对峙,管清友肯定了中方代表的积极坚定,“中方代表一改过去被动挨打的局面,使出全身解数,令人耳目一新。中方代表始终坚持各国应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但对于‘区别’的强调远远大于‘共同’。”

  变被动为主动承担大国的责任

  “让富国买单没错,但是光让富国买单而自己不作为,并不能得到最多的便宜,反而耽误了自己的大事。技术官僚们在谈判桌上为利益而争是无可厚非的,但政治家要懂得权衡、选择和妥协,掌握如何谈判才能实现国际合作,达成减排协议。政治家如果仅仅是政客,只会外交辞令、合纵连横,却不从实际出发,认清自己最终要达到的谈判效果,可能连技术官僚也不如。作为占据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近40%的中美两国,必须体现出大国应有的姿态,那就是责无旁贷、顾全大局。”管清友认为,谈判桌下,要让各国同舟共济,惟一的办法就是大国承担更大的责任,主动妥协、退让,照顾那些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和生态最脆弱国家的利益。这需要政治家具有战略眼光,充满人文关怀,并秉承对人类负责的态度。

  管清友认为,中国做的是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在保障能源与气候安全方面实现一步式跨越,直接从高碳经济跨越到低碳经济。中国在这些年没少吃气候变化的亏,极端的气候现象和气候灾害似乎成了一种报复控诉,不断考验着中国的防灾减灾机制,也拷问着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式。除了管好自己的事,中国已不自主地卷入全球漩涡中,哥本哈根会议上美国对中国的先声夺人、请君入瓮,以及中国主动参与全球气候变化协议框架,率先在发展中国家实行自主减排,都是遵守国际规则,不断全球化的体现。

  “这种全球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被逼迫的,国际规则和自身经济的发展逼迫中国必须直面全球性问题,变被动为主动,变手忙脚乱为未雨绸缪。”管清友说,“中国在此之中并不是只尝到了甜头,也要承受适应变化、被迫改革、接受教训等带来的阵痛。”

  节能减排是一道综合题

  中国政府在哥本哈根会议开幕前夕,公布了中国2020年的减排目标,赢得了不少国际掌声,同时也面对着来自各方的疑问。对于普通民众面临的减排选择,管清友把这种选择称为是在“坏”与“更坏”之间的选择。“所谓的‘坏’是指普通公众可能会明显感受到减排成本,比如,煤水电气的价格不断攀升,公共交通出行并不舒适;更‘坏’的是,减排可能延缓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增加中国崛起成本,中国的绿色转型之路没有模板和案例可参考,也没有经济模型能量化出选择减排后的具体利弊——这不仅是一道数学、选择题,更是一道要权衡时间效应、政治因素、经济因素等方面的综合题。”

  对于这道综合题的答案,管清友相当乐观。“事实上事情进展的比我们想像中顺利,‘十一五’规划期间中国节能减排工作的成效不错,种种迹象表明,减排已经是不可逆转的潮流,一些有前瞻性和远见的企业,早已走上低碳之路,未来减排潜力大的企业、行业一定能得到长足发展。”

 

本报记者 傅玥雯 《 中国能源报 》( 2010年1月18日   第 06 版)

 

http://paper.people.com.cn/zgnyb/html/2010-01/18/node_2227.htm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