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BTV5关于金融危机的采访   

2008-10-15 15:4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附上2007年9月份写的一篇随笔。

1、 您对金融风暴现在的看法,全球的救市方案是否会有效果。

2、 平常看病我们都知道,医生用猛药来治病的话,会留下一系列的副作用,现在世界的救市会不会也产生一系列问题,留待将来解决。

3、 现在巴菲特的抄底路线图来看,无论是比亚迪还是ge都代表了新能源的方向,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您认为新能源能否成为一个像网络、房地产一样,拉动整个全球增长的行业。

4、 您认为目前的金融风暴,以何种方式影响着我国,以及我们普通人的生活。

5、美国政府最新的2500亿救市措施决心能否转化为投资者的信心?

货币危机的链条

管清友

米尔顿.弗里德曼曾经说,货币是件太严重的事情,所以不能仅仅交给中央银行家们(Money is much too serious a matter to be left to central bankers)。货币是经济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甚至货币结构中出现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变化,也会对经济产生深远而预料不到的后果。但在很大程度上,货币又是一个看不见的因素(米尔顿.弗里德曼:《货币的祸害》,安佳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版,第261页)。就如同“在1873年的铸币法中删掉一行字就把一个国家的政治和经济搞糟了几十年——实际上是近乎决定了国家的发展方向”一样,1971年尼克松总统让美元和黄金彻底脱钩彻底改变了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的图景。

1973年以后,世界主要国家的货币与黄金脱钩,美元取代黄金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石,美元本位制确立。美元本位制成为全球经济失衡和流动性过剩的根源。近年来的全球流动性过剩本质上是纸币本位下的一种货币现象,它与全球经济失衡密切相关。在金本位制下,贸易失衡会给赤字国家带来经济萧条压力,失衡会通过两国相对价格的变化进行自动调整。因此,贸易失衡不会维持很久。金本位制具有自动调整机制,防止各国贸易帐户出现失衡的功能。在金本位制下世界经济不会产生失衡和流动性过剩现象。

在美元本位制下,美国把美元负债输送到主要贸易伙伴,世界其他各国把产品以信用方式销售到美国。之后,美国的贸易伙伴将其贸易盈余(如东亚地区的巨额贸易顺差、中东国家的石油美元等)重新投资于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从而使得美元回流到美国。美元回流机制在一定时期内有助于改善美国的国际收支。但是,美国贸易伙伴的贸易盈余大量增加,美元储备资产也随之增加,从而导致这些国家内部银行信用膨胀,股票、房地产等资产价格出现暴涨,并经历从繁荣到衰退的泡沫破灭过程,对该国银行体系和政府财政造成打击。同时,美国国内也会因为美元回流造成资产价格膨胀。由于美国持续大量输出美元负债,美元信用受到各国质疑,美元对其他货币和黄金的汇率将会出现大幅度下跌趋势,美国的经常帐户赤字也面临调整压力。各国经济繁荣时期的生产能力扩张、过度投资会成为下一个经济衰退时期通货紧缩的主要来源。美元本位制的缺陷使得世界经济走上了经济失衡(流动性过剩)-资产价格膨胀、通货膨胀-通货紧缩的链条。

这只是硬币的一面。另一面的问题是,石油输出国、日本和中国等国家积累的大量贸易顺差大部分没有用于消费,而是被储蓄起来,因而导致全球实际利率偏低。于是,资本首先流向了全球信用最好、意愿最强的美国市场,致使美国实际汇率上升,经常帐户赤字大幅度增长。这一面的理由成了美国最好的自我辩护词。

是的,硬币是两面的。但肯定有正有反。而我宁肯相信美元本位制是硬币的正面。毕竟,1970年代以来国际货币体系的演进是从美元与黄金脱钩开始的。无数的研究也证明了脱离黄金之后的“美元的祸害”(借用弗里德曼著作书名“MONEY  MISCHIEF”),美元实际上失去了支撑。《美元的坠落》的作者安迪森·维金给我们描述了这个熟悉的场景:“1971年8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终结了美国货币与黄金本位之间的姻缘。从此以后,美国货币与黄金(或其他任何商品)之间不再有任何瓜葛,它的唯一支柱就是国家信用。”安迪森·维金说GDP是最具有欺骗性的,美国实际上充斥着虚假的泡沫经济。而至今依然走贬的美元则从更深的层次上反映了存在于美国的生产率问题。“长久以来,在于其他工业化国家制造业的竞争中,美国一直处于劣势,这也是美国国际信用不断受损的根本原因”。

美元本位下的世界经济注定要经历通胀-通缩-通胀周期往复,所以我们看到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十年八年就要来一次;美元也注定陷入强弱交替的宿命,所以我们看到美元崩溃的风险从来就没有消失过。柏林墙倒塌后,经济全球化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全球大市场规模空前,金融市场的传染性和脆弱性也大大不同于以往。美国的一场次级债危机就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大动荡,流动性过剩的形势很快逆转。以往的经验表明,外围国家虽然从全球化中获益,但在货币危机和金融危机发生时也是首当其冲。

是的,货币不能仅仅交给中央银行家们,他们设计的货币制度跟我们开了个不小的玩笑。从货币体系的角度看,我们无法摆脱“不在泡沫中疯狂,就在泡沫中灭亡”的宿命。泡沫造就繁荣,也造就毁灭。环顾世界,股市的疯涨,资产价格的膨胀让人们感受到了全球流动性过剩下的“大繁荣”,“大萧条”时代已经被人们封存在记忆里,永远不会“YESTERDAY ONCE MORE”。也难怪,人们总是“善于”遗忘,所以我们看到金融市场上每天都在上演着历史。此时此刻和彼时彼刻一定是不同的,但人性的弱点不会随着历史的演进而有太多变化。不过,金融市场上流行一句话:如果要生存下去,你得学会进化。

回归金本位不见得就是国际货币体系未来的最好选择。回到原始的金本位制无疑相当于回到了以物易物的时代;回到黄金-美元本位,控制不了美元的发行,希图通过黄金挽救美元泛滥也是徒劳。要害的问题是维系国家信用,控制全球货币发行的增长速度。这是一项全球公共产品,没有大国之间的协调和相互监督不可能完成,没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个世界中央银行的改革也不能完成。理查德.邓肯说,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但也不是不可能的。当必要的工具都已经具备后,需要的就是领导力和政治家般的坚强意志,以创造出一个合理的国际货币体系,满足全球经济发展的需要。但时间并不站在我们这边。

  评论这张
 
阅读(32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