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应对气候变化: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思想的问题  

2008-04-06 00:29:0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对气候变化: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思想的问题

 

气候变化是个沉重而又令人担忧的话题。由于二氧化碳在大气中的生命周期长达50-200年,即使人类从现在开始不排放,全球气候也会由于温室气体的长期存在而发生变化。在未来的一个世纪中,全球地表气温在持续升高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这就意味着人类现在所有的减排措施只是减缓这一趋势的到来,而不能完全遏制这一趋势,人类将不得不接受全球变暖的残酷现实。

在以往的国际气候谈判中,适应气候变化的议题并不受到重视。正如圣雄甘地所说:“如果你的方向错误,那么速度就无关紧要了”。实际上,适应全球气候变化的趋势与减缓这一趋势具有同样重要的意义。

 

发展中国家的脆弱性

然而,由于在适应气候变化方面世界各国面临极端不平等的适应能力,发展中国家具有更大的脆弱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人类发展报告2007/2008——应对气候变化:分化世界中的人类团结》指出,“生活在恒河三角洲地区和下曼哈顿的人们同样面临因为海平面上升带来的洪水风险,但他们的脆弱性不同。原因为:恒河三角洲的贫穷程度较高,而基础建设保护程度较低。当热带风暴和洪水侵袭菲律宾的马尼拉时,整座城市都处于风险之中。然而,脆弱性集中在帕西河两岸拥挤的贫民窟,而不是马尼拉较富裕的地区 ”。

目前富裕国家正在由政府主导大力投资于气候变化的防御系统。相比之下,发展中国家正在被忽视和边缘化,这可能导致适应气候变化的“种族隔离”。由气候变化带来的长期的生态挑战将主要不是集中在曼哈顿和伦敦,而是集中在洪水频发的孟加拉国和干旱的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目前,通过多边机制支付的适应性费用只有0.26亿美元,只相当于英国防止洪水支出的一周的费用。支持的费用少而交易成本很高是目前多边机制的特点。为适应气候变化,到2015年,北方国家需要每年拿出8 60亿美元每年(约为GDP的0.2%)。

然而,“最艰难的政策挑战是制定分配方面的政策。虽然每个人都可能遭遇灾难性风险,但是成本和效益的短期和中期分配还远远没有统一。由于那些在很大程度上造成气候变化的国家——富裕国家——并不会在短期遭受最严重的影响,这就使分配方面的任务犹为艰巨。那些过去没有,现在仍然不会显著增加温室气体排放的最贫困国家却最容易遭受气候变化的影响”。

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早就指出:“最脆弱的那些国家自我保护的能力最差,但它们所排放的温室气体也是最少的。如果不采取行动,它们将为他人的行为付出昂贵的代价。”

 

无谓的争论耗费了宝贵的时间

今天看来,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因为以不同的标准来衡量不同国家应承担的责任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从历史上的排放或存量来看,富裕国家在排放总量中占主要部分,工业化时代时起所排放的每10吨二氧化碳中,约有7吨是发达国家排放的。英国和美国的人均历史排放量约达1100吨二氧化碳,而中国和印度的人53均水平分别为66吨和23吨 。

从排放流量来看,排放高度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中。美国是最大的排放国,排放量约占总排放量的五分之一。中国、印度、日本、俄罗斯联邦和美国是前五大排放过,排放总量占全球总排放量的一半以上;前十大排放国占全球总排放量的60%以上。尽管气候变化是全球问题,但少数国家或集团的国家或多边行动(如,八国集团、欧盟、中国和印度)所造成的排放量在总排放流量中占了很大的比例。

从排放趋势上来看,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排放量日益趋同。从某个层面来说,趋同情况确实存在。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排放量中所占的比例正在上升。2004年,在与能源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中,发展中国家的排放量占42%,而1990年这一比例仅为20%左右。中国有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的最大排放国,印度目前已位居全球第四。预计到2030年,发展中国家排放量将占总排量的一半以上 。

如果将森林砍伐纳入考虑,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排行榜将会发生改变。如果把世界雨林看作一个国家,那么这个国家将位居二氧化碳排放全球排行的榜首。如果只考虑因砍伐森林而引起的排放,印尼将是第三大年度二氧化碳排放源(每年排放23亿吨二氧化碳),巴西排名第五(每年排放11亿吨二氧化碳)。

可以想象,各国都会选择有利于本国的标准在国际气候谈判中谋取国家利益最大化。但是,如果把科学问题政治化,使得国际气候谈判陷入无限期的争论当中而没有切实、可行、有效的措施出台,那么人类将因此付出更大的代价,特别是广大贫困人口。但是,正如UNDP的报告所说,“达成减排协议每推迟一年,温室气体存量就会增加,未来气温也会因此升高。多哈回合开始以来的7年里,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浓度已经增加了大约百万分之十二——到22世纪的贸易回合开始,这些温室气体存量将依然存在”。 这份报告甚至认为,制定2012年后的世界减排计划可以说是我们拯救地球的最后机会了。“要想取得成功,世界上最富裕国家必须发挥带头作用:这些国家的碳足迹是最深的,但同时具备尽快进行大幅度减排的技术和资金能力。但是有效的多边合作框架要求所有排放大国——包括发展中国家——都积极参与。”

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实现各国气候政策的良治要求各国通过合作共同应对,而首先要实现大国之间的合作。大国合作推动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治理时间非常紧迫,各国政府的不作为代价相当高昂。

必须立即行动起来,人类已经没有时间来做无谓的争论了。查塔姆 (Chatham) 研究所(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在其最近的一份题为《气候变化:中国与欧洲能源和气候安全相互依存性》的报告中警告说:“如果不能达到合理的气候稳定性,将会对贫困人民和国家带来不应有的伤害,现在,他们所依赖的生态环境已经遭到损害且变得脆弱,而他们所能采取的适应措施也极为有限。不采取相应措施会急剧增加动荡风险,给人道主义救援和冲突解决带来更大的压力。时间至关重要。如果推迟至 2020 年才采取全球性措施,实质上将已不可能维持预定的 2摄氏度升温范围,从而将社会暴露于灾难性气候变化引发的空前风险之中。”

 

中国至关重要

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是一项全球性公共产品,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单独承担。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能源消费国和二氧化碳排放国在这个问题上责无旁贷。同时,中国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冰川融化甚至消失,一些重要河流断流,气候异常导致粮食减产和洪涝灾害频发等等。《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把与全球气候变化相关的基本国情概括为:气候条件差,自然灾害较重、生态环境脆弱、能源结构以煤为主、人口众多、经济发展水平较低。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地域辽阔和自然生态系统复杂的国家,我国气象灾害频发,其灾域之广、灾种之多、灾情之重、受灾人口之众,在世界上都是少见的。气候变化对我国影响体现在农牧业、森林、水资源、海岸带和其他生态系统等领域。因此,如何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如何参与国际气候谈判是关系中国未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紧迫问题。

查塔姆研究所提出,“常规做法已经不再可行”。实际上,非常时期须用非常之法所谓非常时期,就是全球气候变化已经威胁到人类生存和经济发展。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希望碳排放的自动减少和实现低碳经济几乎是不可能的。要实现低碳经济,节能降耗必须通过政府的强力推动,实现强制性制度变迁,消除市场在外部性问题上的失灵现象。

所谓非常之法,就是中国在保障能源与气候安全方面要实现一步跨越,直接从高碳经济跨越到低碳经济。例如,通过政府的推动,在一些大城市,如北京、上海等城市采用世界最高的节能标准并产生示范效应,实现由点到面再到全局的跨越。政府加强对碳密集型投资的管理和引导,加大对低碳能源的研发等等。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历次重大决策表明,只要党和政府有强烈的政治意愿推动,政策措施得到,一些重大的挑战往往成为国内改革和经济社会转型的催化剂。中国完全可以在保障能源与气候安全的过程中实现从高碳经济向低碳经济的转型,避免碳密集型投资锁定。

根据我们的计算,中国是有能力减缓和遏制全球变暖趋势,可以实现2050年之前削减20%排放量的目标,并用高于这个比例的资金投入到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行动之中。中国应当扮演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角色,成为推动气候政策良治的领导者,促进和谐世界的建立。而这也将是中国实现国家良治的重要契机。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