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国际市场油价波动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2007-03-17 10:20:12|  分类: 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入预期因素的多重均衡模型:市场结构与权力结构

——国际市场油价波动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作者:管清友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 2007年第1期

 【内容提要】 作者通过改进后的多重均衡模型讨论权力与市场两个因素的关系,并对油价波动的原因做出解释。国际市场是权力主导下的规则体系。油价波动既是国际市场供求双方博弈的结果,也是大国关于石油利益分配的政治安排。油价波动反映了国际市场的供求结构,也反映了国际关系的权力结构。权力介入市场进一步放大了供求双方的矛盾,扩大了石油“风险溢价”的区间,甚至引发石油危机和能源恐慌。预期因素是市场结构和权力结构的反映。权力结构决定了市场结构。由于权力的介入,国际市场存在着超额需求和投机需求,从而使油价波动偏离正常的供求关系,波动周期也大大延长。

【关键词】 政治经济学;多重均衡模型;预期;市场结构;权力结构

 当前,国际市场的油价波动牵动着世界经济的神经。油价波动是指油价在一定时期内上涨或下跌交替的趋势。1998年原油价格还停留在25美元/桶左右,甚至在1999年初曾一度达到10美元/桶的低价。在经历了2006年7月中旬78. 4美元/桶的高位之后,油价在1个月的时间内又急剧下降到60美元/桶以下。国际油价的剧烈波动对石油消费国影响甚大。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和戴维森(William David son)指出:“能源安全不再是低政治性的国内经济政策问题,已经成为关系中国国家安全的高政治性问题。”[1]作为世界第二大能源进口国,中国的需求量大,而储量和生产能力有限,因而石油的对外依存度逐年提高。在此背景下,研究油价波动的规律和趋势,应对市场风险就成为现实的需要。

一 文献的评述

  研究国际石油市场问题的经济学文献卷帙浩繁,根据杰奎斯·克莱默(Jacques Cremer)和德贾瓦德·沙雷西- 伊斯法哈里(Djavad Salehi - Isfahani)的统计,关于石油市场的研究文献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最多,其中1982年达到顶峰,之后则呈现下降趋势。这一领域最重要的理论贡献几乎都是在20世纪70~80年代完成的,其后则鲜有重大理论突破。按照其研究的侧重点不同,大致可以把这些文献分为市场结构模型和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欧佩克”)行为模型两类,其中市场结构模型又可以划分为两类,即竞争型市场结构模型和垄断型市场结构模型。石油危机以后,经济学家们逐渐认识到,虽然欧佩克比其他市场主体对油价的影响更大,但它无法控制油价,因此竞争型市场结构模型的解释力越发显现出来。

竞争型市场结构模型强调世界石油市场的竞争性,欧佩克不能控制油价。作为竞争型市场结构模型的一种,多重均衡模型在预测油价波动趋势方面显示了较强的解释力。克鲁格曼( Paul Krugman)利用这一模型预言了新一轮国际油价上涨周期已经到来。[2] 多重均衡模型的理论要点为:欧佩克不是卡特尔,其成员国是国际油价的接受者而不是控制者。产油国属于目标收益型,在高价时没有增产的动机,在低价时反而可能扩大生产。因此石油供给曲线是一条向后弯曲的曲线——油价波动的原因就来自于供给曲线的特殊性和多重均衡的存在。[3] 在众多的产油国都拥有向后弯曲的供给曲线情况下,世界市场的石油总供给曲线通过加总仍将是一条向后弯曲的曲线。具体来说,高油价时,同样由于石油需求缺乏弹性,扩大产出甚至可能会减少收入,所以石油输出国不会扩大生产;相反,由于主要石油输出国国内投资的市场容量有限,将石油保存在地下也是一种“投资”,所以高油价时反而会减少产量。此时,石油的供给曲线将不再是一条向右上方倾斜的曲线,而是一条向后弯曲的曲线。但高油价持续时间过长,就必然引起石油进口国经济的衰退乃至世界经济的萧条,需求就会大幅度减少。面对需求的减少,石油出口国必须通过增加开采,减少投资来使得油价下跌以重新吸引需求。同时,为了维持稳定的石油收入,又必须不断增加生产来弥补因为价格下跌而导致的收入减少。在这一过程中,高低油价的多重均衡也就出现了。

在本文中,笔者在改进后的多重均衡模型的基础上讨论权力与市场两个因素的关系。目前,针对多重均衡模型的批评来自三个方面:第一,多重均衡模型是竞争型市场结构模型的一种,它把国际石油市场看做一个竞争型市场,这就完全忽略了大生产者特别是沙特阿拉伯等产油国的市场支配能力。第二,石油供给曲线并不完全是向后弯曲的曲线。一国石油资源的所有者不同以及石油行业占国民经济比重的不同都导致该国具有不同的供给曲线。[4] 在高油价时,单一产油国一般不愿意跟随欧佩克限制产量,而总是希望本国更多出口获取更大收益,除非有强大的政治压力。所以,不能通过单一产油国供给曲线加总而得出世界市场的石油总供给曲线。第三,多重均衡模型严重依赖预期的形成,而预期是外生的而非内生决定。如果预期发生变化,向后弯曲的供给曲线和多重均衡都不能成立。比如1979~1980年石油危机时期,沙特阿拉伯增加了石油产出,而科威特等国则减少了产出。不同国家对未来前景预期显然不同,预期不能内生决定是这个理论最大的缺陷。

二 预期的内生化:权力与市场的关系

  经济学家以往对国际市场倾注了过多的注意力,但对“权力”因素则重视不够。所谓“权力”,就是国际石油市场上与石油交易有关的“大国”拥有的相对实力。当今世界能源格局就表现为两个不对称:一是从综合实力上来看,石油净进口国(如美国、中国等)的“权力”远远大于石油出口国;二是从特定的能源领域来看,石油出口国的“权力”远远大于石油净进口国。由于相互依赖的存在,这两大集团就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稳定的均衡状态。这也成为世界能源格局的基本现实。国际政治学者正好相反,他们对“权力”给予了过多的关注,但却忽略了国际市场的自发运行规律。我们把市场定义为权力所主导的规则体系。国际市场是石油领域国家权力达到稳定状态的产物,这一稳定状态是利益相关的各方通过竞争、合作、谈判等方式在能源生产、交换、消费、分配问题上实现的暂时妥协。但国际市场有其自身运动的规律,尽管权力可以干预市场,但这一干预行为也要通过市场起作用。这种把市场与权力割裂开来的分析传统导致理论解释乏力,甚至导致对形势的误判。由于权力的存在,石油不仅仅是一种普通的可耗竭资源,而且成为具有政治属性的战略物资。在这一背景下,国际石油市场就产生了两个重要的现象:第一,在石油的正常供求之上,由于石油消费国预期未来价格会继续攀升,它们往往买进更多石油以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即在世界石油市场上还存在着大量的超额需求。石油的生产和需求具有高度不平衡性,各国竞相增加储备,或者限制本国开采量,或者进口石油并储备起来,加剧了全球能源的紧张局面,也引发了大量的超额需求。第二,石油不仅仅是现代工业的必需品、投资品,而且是一种投机品。由于全球流动性过剩,大量的投机资本涌入石油期货。投资“做多”(即未来看涨,现期大量买入)依赖于对未来正常供给需求状况的预期,而投机“做多”则依赖于对未来超额需求的预期。由于存在超额需求,油价波动必然偏离正常的供求关系。而投机需求会把正常的供求秩序打破甚至放大。当正常的需求被满足之后,很多投资者会认为投机有利可图,于是高油价就导致大量的投机需求(高油价时投机需求表现为“做多”)。投机需求实际上是一种超额需求,这进一步导致价格暴涨,泡沫出现。当价格上涨大大超出了购买者的支付意愿的时候,在某个时点(比如新油田被发现,主要石油消费国调整国内能源政策)价格就会迅速回落,泡沫破灭了,也就出现了高位均衡向低位均衡的转换。权力因素成为油价波动的重要源头始于20世纪70年代以来世界能源格局的变动。在此之前,国际能源领域有两大历史性发展。第一,由于石油取代煤炭成为主要能源,致使能源需求飞速扩大,而绝大部分石油均产在中东地区。第二,欧佩克在1960年开始组建,这一现象向人们暗示,国际石油公司和石油产出国政府间的关系正在发生着改变。不过,在这一时期,国际市场的定价权掌握在西方跨国石油公司手中,出于自身利益,这些石油公司把油价保持在较低而且稳定的水平,油价并未出现剧烈波动。

权力结构的变动会改变市场的供求结构。对石油消费国而言,油价波动成为一个“问题”应该是在1970年以后。在石油危机出现之前的1970~1973年间,国际石油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第一,产油国政府开始在日益紧缩的原油市场发挥作用,以公司为中心的旧的机制被破坏,公司间妥协安排也被清除,经营中的公司被产油国收归国有,丧失了对产油国的控制权。产油国政府于1971年在德黑兰达成协议,导致油价猛涨。[5] 第二,美国的石油产量达到了顶峰,而欧洲和日本对石油的需求仍在增长,这就使得世界对欧佩克的石油需求量迅速增长,这些需求绝大部分依靠中东地区的石油产出来满足。[6] 欧佩克介入国际市场导致各国纷纷效仿,国际能源机构也于1974年成立,消费国和生产国两大国家集团在国际市场上的对立也随之形成。

供求结构的变化会影响权力结构。比如中国和印度等国家对能源的巨大需求,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国际能源领域的均衡态势。由于这些国家的广阔市场,能源出口国对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市场的依赖程度下降,它们在国际能源领域中的谈判能力增加,这就削弱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的谈判能力和对国际能源市场的控制能力。但这还不足以改变权力结构。相对于市场结构,权力结构比较稳定。

三 超额需求和投机需求的产生:国际市场的供求结构

  在国际市场上,预期是对未来市场形势的判断。超额需求和投机需求的存在实际上反映了石油消费国和投资者对未来形势的不确定。由此而导致的油价波动则成为一种“风险溢价”。“风险溢价”则来自于石油的可耗竭性。可耗竭性表明,对石油的需求数量远远超过了供给的数量以及蕴藏量。正因为如此,石油资源才显得在一定价格水平下具有相当的稀缺性。随着科学技术进步的不断发展,世界石油、天然气等传统能源已经探明和尚未探明的储量不断增加。但是人们普遍认为,按照目前全世界对石油的依赖和需求,石油庞大的储量总有耗竭之时。石油的其他特点都是建立在其可耗竭性的基础之上的。概言之,作为可耗竭资源的石油资源的基本特点大致有三个:

第一,广泛和高度的被依赖性。作为可耗竭资源,石油无法被制造,并作为现代社会的基本动力,让人类对这种商品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性,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由于对石油的高度依赖,石油需求缺乏弹性。第二,石油生产和需求的高度不平衡。首先是石油储量的地区分布不均衡。世界石油资源储量主要集中在中东地区的发展中国家、中南美洲、前苏联国家和加拿大等。相反,对石油资源需求量较多的国家的石油资源储量却很少,大部分依靠进口。其次是石油需求的不平衡。世界前十大能源消费国所消费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中,最主要的石油资源,在大部分国家都存在缺口,只有俄罗斯、加拿大和英国的石油能够满足本国需要。目前,非工业化国家对石油进口量的增加幅度较快,这必然会影响世界石油市场的供求状况,进而影响世界石油市场的价格,加剧了与工业化国家之间的矛盾。

第三,政治属性。高度的依赖性和分布的不平衡使得石油具有了明显的政治属性,并成为国家之间博弈的工具和武器。政治属性表明,石油作为商品并不完全遵循市场规则,有时甚至背离价格。

对于石油消费国来说,稳定的石油供应意味着经济维持长期稳定的增长获得了稳定的动力来源,政府的石油政策带有谋取国家利益的色彩,因而旨在获得稳定的石油来源的石油政策成功与否成为政府存在合法性的重要标志之一,这也是一国石油政策的核心目标。为了维持稳定的石油供应,可获得性远比油价的高低更重要,因此在正常需求之上就产生了大量的超额需求。同时,各国为了保证本国长期的足够能源供给,竞相增加石油储备,加剧了全球能源的紧张局面。按照国际能源机构的要求,各成员国家的战略石油储备应该不少于上年90天的平均进口量。实际上,各成员国的战略能源储备都超出这一水平,日本、德国的战略能源储备分别为169天和127天(2001年数字)。美国既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消费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备国。2005年7月份,美国战略石油储备已经达到6. 933亿桶,同年9月份增加到7亿桶。

投机需求可能来自一般的投资者,但真正能对市场产生足够影响的是与石油有关的金融和生产利益集团。以石油公司为代表的企业界则通过“院外游说”活动影响政府的对外政策,以谋取企业利益的最大化,其获利行为非常依赖于本国政府的对外政策,因而它们有动力积极影响对外政策的决定。由于石油期货交易是“杠杆操作”,或曰买空卖空,投机机构(也称投资机构)只要掌握一小部分流动现金,就可以操纵数额巨大的石油期货。丁一凡认为,近些年来,石油期货投机越来越成为石油跨国公司的一种卡特尔行为。这些公司为了维持石油期货的高价位,不惜人为地制造一些市场供给短缺。有研究表明,以美国石油公司为首的大型跨国公司从金融衍生产品中获取的利润越来越大,成为它们收益的大头。为此,人们有理由怀疑,这些大型跨国公司的某些行为实际上是在控制石油供给,从而人为抬高油价。比如,统计资料表明,美国石油公司借口缩减开支,不时关闭它们的一些炼油厂,致使21世纪初美国的炼油能力竟低于20世纪80年代的水平。另外,大型石油公司还以同样的名义大量缩减它们的商业库存。这些决定都造成了石油供给的紧张,从而也促使油价上涨。为了维持高油价,世界上的几大石油公司近年来不断互相兼并,每一次兼并都能引起公司股价的上涨。而反过来,企业越大,市场上的竞争就越少,它们对石油价格的垄断就越明显。[7] 有的研究表明,本轮油价的暴涨与美国的弱美元政策有关。美元是石油交易的计价货币,美国可以通过美元政策影响油价,而弱势美元则进一步推高了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水平。[8]

但是,无论超额需求和投机需求多么旺盛,油价都不会无限制地上涨。物极必反、盛极而衰是市场的一般规律。从本质上来说,石油是国际市场大宗商品的一种,超额需求和投机需求的存在放大了供求双方的矛盾。国际能源格局当中的权力结构则为超额需求和投机需求的产生创造了条件。

四 国际能源格局与石油利益分配:国际关系的权力结构

  石油作为一种商品与国家战略、实力和全球政治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冷战已经结束,一种新的世界秩序正在形成。经济竞争、地区性的争斗、种族对抗在现代武器扩散的助阵下将有可能取代意识形态成为国内、国际冲突的焦点。但是不论这种新的国际秩序怎么演变,石油仍然是国家战略和国际政治至关重要的战略商品。与石油有关的问题从来就不是客观的价格问题,而是涉及大量与利益分配相关的权力斗争,这是由石油所代表的财富特性决定的。油价在国家权力的均衡格局下会遵循市场的基本规律波动,而两大国家集团的石油利益分配也在油价的波动过程中得到分配。

石油利益的分配对美国霸权的影响依然重要,甚至影响国际格局。石油是经济发展的动力,也是国家实现经济繁荣的基础,甚至是国际格局中国家之间相互依存的柱石。所以罗伯特·基欧汉说:“石油多年来一直是国际贸易中最重要的原料。美国所寻求的开放、非歧视性的货币和贸易体系,依赖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和繁荣,而这些国家的发展和繁荣,必然也依赖于能比较容易的以合理的价格从中东进口石油。”[9]小约瑟夫·奈把石油称之为“权力的源泉”。他认为,“石油依然在原材料中占据十分特殊的地位,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1991年的海湾战争,并且促使美国在波斯湾一直保持强大的海上力量”。[10]

从物质含义上讲,石油处于美国霸权再分配体系的中心位置。美国的影响建立在三种主要的利益机制上,而其盟国正是通过这些以美国为中心的机制来获得收益,并服从美国的领导。这三种主要的利益机制是: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开放的市场和保持石油价格的稳定。由于这个原因,欧佩克就不得不与霸权国家达成妥协,实现所谓的“相互依赖”。目前,原油市场的主要供应商是提供世界40%的石油、拥有世界70%的已探明石油储量的欧佩克国家以及一些非欧佩克产油国家。作为一个终端供应商,欧佩克一般情况下的作用就像企业联合组织,通过保持充裕的石油产量来影响石油的价格。近年来,它的方针已经变成了在平衡市场的同时允许石油消费国保持适当水平的原油存货。而非欧佩克成员国的储量和剩余生产能力相对有限,一般只能充当价格的被动接受者。而且,由于世界经济对石油的严重依赖,在石油利益的分配格局当中,石油需求国家往往处于被动和弱势的地位。但由于以美国为代表的石油需求国家同时又是强大的军事、经济集团,它们在与石油生产国的博弈中往往处于优势地位。虽然在短期内石油价格和产量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波动,但是在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内,由于消费国和生产国两大集团各有所需并且势均力敌,石油价格保持基本稳定就表明在两大集团内部的利益分配比较“均衡”,国家之间的权力结构达到了暂时的稳定。

石油的真实生产成本很低。美国学者森( Jayanta Sen)在其研究报告中指出, 2000年,沙特阿拉伯Faisal Bin Turki王子曾透露该国每桶原油的生产成本为1. 5美元。而森本人则估计中东地区的平均生产成本为5美元,即便加上深海钻油的开采成本, 2004年每桶原油平均成本也仅为14美元。[11] 那么高于真实生产成本的部分来自于什么地方呢? 从租金的角度来看,石油作为一种可耗竭的矿物资源,其高于成本的价格部分就是“经济租金”。[12] 经济租金是要素收入(或价格)的一个部分,等于要素收入与其机会成本之差,即资源所有者得到的高于该所有者提供资源使用所要求的数量的收入。[13] 对厂商而言,经济租金就是为生产要素所支付的金额与为得到使用该要素所必须支付的最小金额之间的差额。即经济租金=要素收入- 机会成本。如果供给曲线是完全有弹性的,经济租金将为零。只有在供给曲线缺乏弹性时,租金才出现。在供给完全无弹性时,所有向生产要素支付的金额都是经济租金,因为无论支付什么样的价格,该要素都会供给。在既定的探明数量下,石油的供给也是相对固定的,所以石油也有其相应的服务价格。石油收入减去地租之后并不会影响石油的供给量,这样的一部分即称做石油的“经济租金”。实际上,根据马克思在解释资本主义条件下价值规律在矿业产品上的表现形式时给出的矿业中的产品价格公式,石油价格可以表达为:石油价格=生产价格+垄断利润+垄断地租+地租(含级差地租和绝对地租)。[14]

尽管国际油价远远高于石油生产的真实成本,并呈现逐年走高趋势,但以美元真实汇率计算的油价上涨幅度不算很大,供需双方都能接受。如此一来,石油的价格和产量就决定于石油需求国家与欧佩克以及非欧佩克产油国之间的博弈和政治安排。所以,石油价格的浮动区间是在既定石油的经济租金的分配格局下产生的石油价格波动的边界。一旦突破这一理论上的边界,那么就意味着既有的分配格局被打破,从而表明国际格局和国家间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历史上,也发生过石油经济租金的分配格局被打破的情况。

通过观察19世纪60年代以来国际油价的波动,我们发现,油价在大多数年份比较平稳,比较显著的波动分别发生在1861~1891年和1970~1986年, 1999年以后的油价也呈现较大的上涨趋势。西得克萨斯研究集团(WTRG)提供的1869~2004年油价的统计数据显示,从1869年开始,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后,美国原油平均价格为每桶18. 59美元,而世界原油平均价格为每桶19. 41美元。其中有一半时间,美国和世界原油价格低于15. 17美元/桶的中值。不过我们也发现,在欧佩克成立之前,石油价格大多数年份处于价格中值以下,这表明石油需求国家在利益分配中占有优势。在欧佩克成立之后,石油价格大多数年份处于价格中值以上,这表明石油生产国家在利益分配中占有优势。[15]

但是,如果剔除通胀因素并按照美元不变价格计算,国际油价要达到80~90美元的位置才能与历史最高点持平。可见,现在的油价可能没有我们想像得那么高。即使达到80~90美元的名义价格,由于在过去15年里全球能源消费减少49%,世界经济对石油依存度下降38%,高油价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也没有那么大。[16]从石油市场的历史来看,公司主导的国际市场是最为有效率的。但国际市场一旦成为权力角逐的场所,就会产生“囚徒困境”,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会甘愿退出。产油国与消费国之间的博弈形成了权力结构,权力的介入从根本上改变了国际市场的供求结构。这也是石油不同于铜、铝等大宗商品的重要特点。[17] 在大国权力实现稳定均衡状态的情况下,国际能源格局也会保持较长时间的稳定,因此油价的波动仍然取决于国际市场供给与需求的变动。

五 简短的结论和尚待研究的问题

  本文从市场和权力两个角度入手,通过改进后的多重均衡模型对油价波动的原因做出了解释。油价波动既是国际市场供求双方博弈的结果,也是“大国”关于石油利益分配的政治安排。油价波动反映了国际市场的供求结构,也反映了国际关系的权力结构。权力介入市场进一步放大了供求双方的矛盾,扩大了石油“风险溢价”的区间,甚至引发石油危机和能源恐慌。预期因素是市场结构和权力结构的反映。权力结构决定了市场结构。由于权力的介入,国际市场存在着超额需求和投机需求,从而使油价波动偏离正常的供求关系,波动周期也大大延长。

另外,国际油价的变动对于国际政治重大事件的影响也是笔者关心的问题,但是在此并没有展开讨论。比如,通过观察1869~2005年的原油价格变化,我们发现石油从19世纪中期被发现并被广泛使用到一战前夕,呈现急剧下降的趋势。一战期间,油价波动剧烈,但是二战期间油价却保持比较平稳的态势。石油危机时期的价格剧烈上升之后,到20世纪80年代末,国际油价经历了急剧下降的十年。[18] 在油价重新回升的拐点上,作为世界第二大产油国的苏联则解体了。笔者猜想,油价的变动同样也影响着国际政治上的重大事件,甚至可能催生了某些重大事件。[19] 对于其中的联系,还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最后,需要补充的是,本项研究可以看做是国际政治经济学分析在石油价格领域的初步尝试,得出的“结论”带有很强的命题色彩,尚需要进一步论证。目的在于提供一个分析框架,以便为进一步的研究提供思路。


注释:
1. 李侃如、戴维森:《中国对能源安全的研究:给美国政策的启示》, http: / /www. ccwe. org. cn / journal /3 /13. pdf。

2. Paul Krugman, “The Energy Crisis Evisited , ”http: / /web. mit.edu /krugman /www/opec. html.

3. 克莱默和伊斯法哈里证明了竞争型均衡来自向后弯曲的供应曲线,向后弯曲的供应曲线表明了多重均衡的存在。参见Jacques Cremerand Djavad Salehi - Isfahani ,“A Theory of Competitive Pricing in the Oil Market: What Does OPEC Really Do?”in CARESS Working Paper, University of Pensylvania , 1980, pp. 80 - 84。

4. 梅孝峰:《国际市场油价波动分析》,载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http: / /www. cenet. org. cn /download /6629 - 1. doc。

5. [美] 罗伯特·基欧汉著,苏长和等译:《霸权之后——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合作与纷争》,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2001年版,第229页。一些石油输出国通过废除带有让步性质的协议或进一步参与到石油的生产过程中等手段来控制石油的产出。

6. [美] 杰奎斯·克莱默、德贾瓦德·沙雷西- 伊斯法哈里著,王芳译:《石油市场模型》,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4年版,第11页。

7. 丁一凡:《世界石油形势的变化与中国的石油安全》,载《国际经济评论》, 2004年第11 /12期,第19页。

8. 管清友、张明:《为什么国际石油交易的计价货币是美元》,载《国际经济评论》, 2006年第7 /8期,第57页。

9. 罗伯特·基欧汉:《霸权之后——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合作与纷争》,第170页。

10. [美]小约瑟夫·奈著,张小明译:《理解国际冲突——理论与历史》,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2001年版,第296页。

11. 这篇研究报告是森(Jayanta Sen) 2005年在社会科学研究网上公布的。Jayanta Sen,“Oil at $20 a Barrel and $200 Billion Savings a Year for theU. S. : Benefits to the U. S. from a Buyers’Cartel, ”http: / /papers. ssrn. com / sol3 /papers. cfm? abstract_id =792304。

12. 要明白“经济租金”,首先得从“租金”说起。“租金”是经济学里面一个基本的范畴。不过,在经济学的发展历史中,它的外延有一个逐步扩大的过程。在早期的经济学家那里,租是专指地租而言的,即土地服务的均衡价格。当土地供给垂直时,它与土地需求曲线的交点所决定的土地服务价格就是地租。到了近代,它已经泛指各种生产要素的租金了,即供给数量固定不变的一般资源的服务价格。租金是一般化的地租。准租金的定义因租金的定义而来,准租金是指对供给量暂时固定的生产要素的支付即固定生产要素的收益。即:准租金=固定总成本+经济利润。租金、准租金实际上都是经济租金的一种特例,经济租金的概念则更为一般。

13. [美]迈克尔·帕金著,梁小民译:《经济学》,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 2003年版,第303页。

14. 矿产品的垄断价格=生产成本+平均利润+地租(含级差地租和绝对地租) 。参见王金洲:《国际石油价格理论的研究》,载《江汉石油学院学报》, 2000年第2期,第34页。

15. WTRG,“ Oil Price History and Analysis, ”http: / /www. wtrg. com /prices. htm.

16. 管清友:《高油价何以未引爆石油危机》,载《人民日报》, 2006年7月11日。

17. 大量的研究表明,与铜、铝等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相比,石油价格受供给因素的冲击更大。油价波动通过对经济的冲击间接地影响了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走势。

18. 有学者试图对油价波动的历史进行分期,并认为油价波动存在着较为明显的长期高油价均衡(高油价时期)与长期低油价均衡(低油价时期)相互交替现象。蒲志仲将一个高油价时期及其后的低油价时期定义为一个油价波动的长周期,则在144 年国际油价变动中存在着五个完整的油价波动长周期,分别为1861~1891 年、1892~1914 年、1915~1945年、1946~1970 年、1971~1999年2月, 1999年至今正处于第六次长周期波动的上升阶段或高油价阶段。参见蒲志仲:《国际油价波动长周期现象探讨》,载《国际石油经济》, 2006年第6期,第21页。

19. 在写作过程中,笔者一直猜想国际油价的长期趋势对重大国际政治事件有某种决定作用。巧合的是,在丁一凡博士的《美国批判——自由帝国扩张的悖论》一书中找到了关于美国对苏联发动“经济战”的资料,从一个方面证实了笔者关于这一问题的猜想。参见丁一凡:《美国批判——自由帝国扩张的悖论》,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5年版,第125~129页。
  评论这张
 
阅读(70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