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中、美石油競爭的戰與和  

2006-10-25 14:32:2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美石油競爭的戰與和 

   何帆 管清友    

  中國石油安全戰略正在佈局之中。在中美之間的能源問題上,究竟是上演一出握手溫情劇還是一場掰手腕遊戲,攸關世界經濟走向。如果中、美選擇握手,事情的展開也不會像文中所述邏輯那樣一帆風順,但搭便車的因果,符合中國崛起的現實所需。

 

  

 

石油對於中國的意義,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重要。中國所面臨的能源形勢,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嚴峻。據國際能源機構統計,如果按照2020年中國經濟翻兩番計算,屆時中國能源需求將達到9.2億噸,即使中國能源利用效率能夠提高一倍,仍然需要4.6億噸,而中國的石油產量估計最多能夠達到1.8~2億噸,缺口在2.5~3億噸。

 

  因此,開展國際石油合作,抵禦石油供應風險,在可接受的價格下保證穩定的石油供應就成為中國未來能源戰略的重要步驟。

 

  美國參議員利伯曼在美對外關係委員會發表演講時曾說,中美關係中潛在的最大的衝突源是兩國對全球石油資源的競爭。20世紀最大的衝突是美國和蘇聯的軍備競賽,21世紀最大的衝突可能就是中美之間對能源的爭奪。

 

  倘如此,基於中國能源的全球佈局,一方面需要埋頭苦幹,另一方面更要隨時抬頭看路,這決定於中美兩國在能源博弈方面,本就是一場動態變化的戰局。

 

  衝突源

 

  目前,世界石油儲量占前10位的國家,集中在歐佩克國家(特別是中東地區歐佩克國家)、俄羅斯、美國。其中,歐佩克國家占世界石油總供給量的50%強,而中東地區歐佩克國家佔有超過40%的份額。

 

  世界主要能源消費大國和油氣淨進口國集中在OECD國家和發展中大國。意大利、日本、美國、德國對石油的依賴程度較高,只有英國和加拿大目前為能源出口國。

 

  中國的國際能源合作不可避免地同這些國家形成了競爭關係。目前,中、美在石油安全戰略方面存在著激烈的競爭關係。美國40%左右的石油進口來自拉美國家,20%來自中東地區,並與幾內亞灣國家、裡海國家簽訂了數十份投資協議。通過北美自由貿易區,美國維持了加拿大、墨西哥對本國的穩定能源供應。

 

  由於傳統的地緣政治關係,美國對拉美石油出口國能夠施加更加直接的影響。美國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存在以及與傳統盟友的結盟關係,則維持了中東地區較為穩定的供應來源。中國的原油進口來源地遍佈中東、非洲、南美、東南亞和歐亞大陸。中國進口原油的來源集中在沙特、伊朗等歐佩克國家,也有大量進口來自阿曼、安哥拉、蘇丹、也門、剛果、哈薩克斯坦、俄羅斯、越南等國。

 

  從原油進口來源地看,中國的石油進口來源呈多元化態勢,來源地遍佈中東、非洲、南美、東南亞和歐亞大陸。

 

  作為崛起中的大國,在能源方面,中國最大挑戰來自於對既定的國際能源格局的改變,而且這種改變的力量可能被政治化。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1)中國(還包括印度、巴西等較大能源需求國)龐大的需求推高了國際能源市場的價格,價格的突高,以致於世界能源格局的利益分配結構被打破;(2)中國在全球範圍內尋求穩定、多元的能源供應的行動,會被視為加劇了能源進口國之間的競爭關係,從而弱化了原有能源進口國的談判能力,進而增加了出口國的談判籌碼;(3)與中國進行合作的能源出口國是美國、俄羅斯等大國的傳統盟友,中國涉足與這些大國盟友的能源合作,往往會被視為對大國傳統地緣政治利益的侵犯。比如中國與中東國家的能源合作就被視為對美國核心利益的威脅;(4)與中國進行合作的能源出口國也有許多被美國及其西方盟友視為問題國家,如伊朗、蘇丹、阿曼、也門等國家。

 

  近年來,出於對石油安全的擔憂,中國進行了大量的海外石油基礎設施的投資,特別是在非洲和前蘇聯地區,來確保自己的石油供應。中國的這種海外能源投資引起了美國的警惕。應該承認,這種潛在的衝突是可能出現的,不僅因為中美兩國的能源需求仍然將保持持續增長,而且因為敵對的衝突是可以自我實現的

 

  中美兩國如果在石油安全問題上採取對立和對抗的態度,會陷入不可自拔的囚徒困境,因此美國和中國應預見到相互競爭可能產生的嚴重後果,而且要對兩國在石油依賴方面面臨的共同挑戰給予更大的關注。

 

  握手的契機

 

  中國和美國在石油安全方面可能是競爭對手,但是也存在著諸多合作的潛力。以能源合作為契機,不僅可以緩解不斷加劇的全球石油競爭,而且可能對兩國之間的戰略性合作提供更廣闊的舞台。

 

  從目前的情況看,中國和美國在石油安全方面開展合作已經具有一定的有利條件。首先,石油價格的持續上漲對美國經濟帶來了不利影響。由於全球性的能源價格上漲,美國宏觀經濟面臨嚴峻的通脹風險。美聯儲已經進行了年內的第2次、自2004年6月來的第17次升息。美聯儲的利率政策雖然遏制了通脹趨勢的加劇,但無法從根本上解決能源價格上漲對國內某些產業的負面影響。由於油價持續高漲,美國的國際收支將繼續惡化。從2002到2005年,美國的經常賬戶逆差已經擴大了兩倍,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石油進口增加了大約1000億美元。

 

  其次,石油價格的持續上漲,帶來了可能衝擊國際貨幣體系的巨額石油美元劇增。據估計,石油出口國的官方外匯儲備已經達到5100億美元,但是這一數據嚴重低估了石油美元的真實規模。因為很多石油出口國將出口石油的收入直接放入石油穩定基金或投資基金,或私下裡委託其他機構投資。2005年亞洲的經常賬戶順差為2630億美元,而石油出口國的經常賬戶順差已經達到2420億美元,幾乎和亞洲不相上下。據IMF估計,到2006年,石油出口國的經常賬戶順差將達到3110億美元,這一數字將超過亞洲(估計為2530億美元)。和亞洲的貿易順差國不同——石油出口國的石油美元投資並非主要用於購買美國的國庫券,其分佈更加隱秘,流動更加自由,對國際貨幣體系的潛在衝擊更大。

 

  再次,使得國際政治格局出現了對美國不利的變化。由於世界上許多反美國家同時又是能源出口大國,這些國家依靠能源出口獲得了大量外匯收入,財政狀況轉好,也使其進一步推行反美的對外政策有了國內經濟的保障。

 

  比如在拉丁美洲的委內瑞拉、玻利維亞等國,反美浪潮一浪高似一浪。最近委內瑞拉更是和伊朗結成了反美聯盟。此外,得益於石油價格的上漲,俄羅斯近年來經濟迅速恢復,增強了其在國際社會的話語權,其對外政策日趨強硬。從7月1日開始,俄羅斯盧布正式成為可自由兌換貨幣。如果俄羅斯建立起以盧布為計價貨幣的能源交易所,盧布也必然會衝擊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

 

  第四,維持石油運輸線的安全對中美兩國都是生死攸關的。美國對國際能源運輸航道的保護減少了中國能源安全的風險,降低了中國為維護能源安全所需要花費的成本。由於中國幾乎完全依靠外國油輪運輸從波斯灣、非洲和拉美購買的石油,美國對霍爾木茲海峽、馬六甲海峽等國際航道的保護客觀上減少了中國能源運輸受到恐怖主義分子和海盜襲擊的風險,中國在國際航道保護的問題上享受到搭便車的收益。

 

  最後,美國霸權地位的衰落已經非常明顯,美國對世界熱點地區衝突的干預能力呈現下降趨勢。《華爾街日報》在最近刊發的一篇《原油現實:權力從石油消費國向生產國轉移》的文章中指出,石油價格持續攀升的困局絕不僅僅是供與求的暫時震盪,攪動能源領域的還有西方消費國和石油供應國之間權力的持久轉移。原來的相互依賴關係正在瓦解,新的秩序正在形成,美國與其盟國以及其他能源消費大國正在從優勢轉為劣勢。中國應當推動美國及其盟國在能源問題上採取一致立場,增強能源進口國的談判能力,也增強中國在國際能源領域的影響力。

 

  由於歷史問題、東海問題以及管線爭端等問題的存在,中國與日本在能源領域的競爭也非常激烈。近年來,隨著經濟的復甦,日本加快能源合作的步伐,在非洲、拉美、俄羅斯等地區和國家與中國爭奪能源供應。東亞地區的能源合作機制由於多種複雜的原因而無法形成。

 

  美國國內很多智囊人物已經建議美國政府發起國際範圍的努力,建立與石油進口國的緊密合作關係,以對抗歐佩克(特別是沙特阿拉伯)對國際石油市場的長期操縱。比如美國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伯格斯坦就建議美國應當促使全球能源價格大體上恢復到由經濟學基本原理決定的水平上。如果這一目標實現,估計全世界每年的受益大約為5000億美元,其中美國從中受益為1500~2000億美元,且每年都在增加。從總體利益上看,美國如果調整其能源戰略,試圖降低石油價格,維護石油安全,則中國可能是這種戰略的潛在收益者之一。通過支持美國的能源戰略調整、參與美國倡導的國際能源合作,中國就可以使世界能源格局朝著有利於自己的方向發展。當然事情的展開不會像所述邏輯那樣一帆風順,由於美國內部反對和敵視中國的勢力仍然很大,中國和美國之間的能源合作勢必坎坎坷坷。

 

  如何刷新中國石油安全戰略

 

  中國參與全球層面能源合作的程度弱於參與區域層面能源合作的程度。在全球層面的能源合作中,中國基本被排斥於主要能源組織之外。中國擁有廣闊的市場,但從全球層面的能源組織角度來看,中國還是個小夥伴,缺乏足夠的發言權。中國開展區域層面的能源合作較為活躍,但由於缺乏國際組織的合作框架,合作程度還有待進一步加深。

 

  中國與能源出口國的雙邊合作勢頭良好,與全球主要油氣出口國都有著程度或深或淺的合作。但是,中國與這些國家的合作也帶來地緣政治和國際關係上的一系列問題。中國與能源進口國的關係是競爭大於協作。由於西方大國——特別是美國是油氣消費大國,中國的國際能源合作不可避免地與這些國家在某些地區競爭激烈,甚至可能發生衝突。但是,如果雙方都能夠從全局出發,加強合作,則其意義不僅在於緩解能源安全方面的對抗,而且會對兩國的戰略性合作創造新的契機。

 

  由此,我們認為,中國對於國際能源合作的基本態度和應當採取的策略包括:

 

  第一, 中國開展國際能源合作的基本態度應當是立足現有的國際能源格局,不挑戰、不試圖打破既有的能源利益分配。第二,中國的能源合作應當是全方位的。從中國自身來說,應當考慮政府與企業兩個層面的合作。既參加有關國際組織的協調、對話機制,也要鼓勵能源企業走出去。第三,中國應當加深與全球層面國際能源組織的合作程度,拓展與區域層面國際組織的合作。可以考慮在現有的國際組織,特別是在中國作為重要成員或主要成員的國際組織中推動創建國際能源合作的政治框架。第四,從國際能源合作的歷史經驗看,雙邊合作的緊密程度直接決定了在面臨突發事件時一國抵禦風險的能力。中國在全球層面的國際能源合作中處於劣勢,但是可以加強與能源出口國的雙邊合作化解這一劣勢。但是,在加深同能源出口國合作的同時,應當隨時注意與西方大國,特別是美國的溝通與協調,不使其認定中國的能源合作對其造成了威脅。第五,要加強與主要能源消費國的國際協調,特別要注意避免能源競爭關係的政治化,特別要注意避免直接衝突。第六,要處理好與能源過境國家的雙邊或多邊關係,防止出現能源運輸中斷。特別是要注意海路運輸的風險。考慮建造新的運輸通道,擺脫對馬六甲海峽的嚴重依賴是未來中國能源合作的重點之一。

 

  (作者供職於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