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对一位朋友问题的回答  

2006-09-19 00:17:22|  分类: 闲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题1。油价在低位时,为什么不会因为连续地扩大生产而降到生产成本以下?按照克鲁格曼的理论,石油生产越多,价格越跌;价格越跌,就越需要扩大生产,以弥补国家收入的下降。
——据我所知,石油的真实生产成本其实非常低廉。以沙特阿拉伯为例,2000年,Faisal bin Turki王子透露该国每桶原油的生产成本为1.5美元。也有人估计中东地区的平均生产成本为5美元,即便加上深海钻油的开采成本,据Jayanta Sen的估计,2004年每桶原油平均成本为14美元。那么高于真实生产成本的部分来自于什么地方呢?从租金的角度来看,石油作为一种可耗竭的矿物资源,其高于成本的价格部分就是“经济租金”。
经济学家盛洪认为,OPEC作为一个价格卡特尔,其定价已经远远脱离了石油生产的成本。但在中东生产石油的成本不高于5美元一桶。高于成本的部分被称为租金。租金又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所谓级差地租,即因地质条件和地理位置不同而形成的成本差额,这类似于好地和次地的区别。去掉级差地租的租金就是所谓“经济租金”,即因资源的稀缺而形成的租金,也是因OPEC限制产量而使价格提升的部分。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稳定的石油供应意味着经济维持长期稳定的增长获得了稳定的动力来源,政府的石油政策带有谋取国家利益的色彩,因而旨在获得稳定的石油经济租金来源的石油政策成功与否成为政府存在合法性的重要标志之一,这也是一国石油政策的核心目标。政府的政治经济考虑在政策形成中依然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正像盛洪所说的,关于租金由谁享有,就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谁也没有付出劳动,分配给谁,取决于谈判实力。关于级差地租,经过多年的冲突与磨合,在有些地方已经形成了基本的分配格局,即由产油国和石油公司对半平分。如果经济租由石油公司享有,似乎不太公平。因为这完全和企业的投入无关。既然这笔租金帮助人类更有效地使用石油,而依赖于市场制度却无法实现,征收石油租金就是实现一个集体行动而采取的行动,并有相应的成本。这应该是超企业的政府所为。但这个世界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政府,只有不同的民族国家。这个经济租怎样分配,就取决于国家实力和国际政治格局。
为了获得稳定的石油收益,各国都从最大化本国的经济政治利益出发决定其在石油问题上的立场,并借助权力实现它。但国际石油规则是以权力关系的高度不对称为基础,它依赖于国际石油组织,但更依赖于国际军事集团的控制。正是在这样的规则体系之下,石油经济租金完成了它在国家之间的分配,尽管这是权力极不对称的条件下实现的。经济租金的分配是大国实现或巩固有利于己的世界经济政治安排的一个重要工具,国际石油体系所反映的实乃国际政治的权力结构。我想,也正是因为国际油价所具有的经济租金性质,才使得经济学家很难对油价走势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2。是什么市场原因造成油价由低位向高位转向?
——引发这一转换的拐点可能发生在以下几种情况下:第一,新一轮经济周期的到来。一般来说,经济周期先于油价周期,油价的波动是引发经济周期波动的重要原因。当前,由于全球主要国家相继采取了紧缩性货币政策,未来世界经济的走向有可能陷入紧缩,而油价也将随经济周期的变化而发生转换。
第二,石油输出国担心高油价可能导致替代能源的产生和使用,因而会主动增加产量稀释高油价。
第三,发生突发性国际政治事件。比如,由于国际市场普遍担心恐怖袭击事件会导致石油需求下降,国际油价就会出现大幅下跌。局部战争的爆发会在短期内导致油价暴涨,但由于国际社会已经具备了应付突发性“石油短缺”的经验和能力,油价往往会随之大跌。
第四,石油需求国家国内能源政策的出台。主要的石油需求国家都是世界大国,他们对高油价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从1998年到现在,国际油价的高位均衡已经持续了8年,高油价正在影响世界经济以及主要石油需求大国的国内经济,石油需求国家对国内的能源政策正在或即将作出一系列调整。比如,随着美国总统换届选举的临近,新一届政府有可能会改变布什政府的对外和对内政策。这样的话,高油价、弱美元政策可能会被改弦更张,燃油税也有可能出台。中国正在大力推动节能降耗工作,替代能源的使用也将大大减少石油需求。如果主要石油需求国继续继续调整国内能源政策,那么欧佩克也会感到越来越大的压力。


3。为什么石油生产国没有石油定价权,而由石油最大消费国来定价。
——产油国也有定价权,不过那是现货市场的定价权。欧佩克就有自己的一揽子价格。一般指的定价权是指石油期货市场的定价权。因为期货具有先导作用。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是由石油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的价格来决定的,全球范围主要的石油现货市场有西北欧市场、地中海市场、加勒比海市场、新加坡市场、美国市场5个。石油期货市场有纽约商品交易所、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以及最近两年兴起的东京工业品交易所。目前,国际市场原油贸易大多以各主要地区的基准油为定价参考,以基准油在交货或提单日前后某一段时间的现货交易或期货交易价格加上升贴水作为原油贸易的最终结算价格。期货市场价格在国际石油定价中扮演了主要角色。
2003年纽约商品交易所能源期货和选择权交易量超过1亿口,占三大能源交易所总量的60%。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是全美第三大期货交易所,1978年11月纽约商业交易所开始交易2号热燃油期货(Heating Oil), NYMEX再于1986年增加能源期货的期货选择权交易。而今全世界最成功之能源期货当推纽约商业交易所的西德州中级原油期货、燃油期货、无铅汽油期货。其中上市交易的西德州中级原油(WTI)是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商品期货,也是全球石油市场最重要的定价基准之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丁一凡博士曾撰文说,决定石油价格的不是市场上即时的供需关系,而是伦敦与纽约两大市场上的石油交易情况。石油期货交易之所以旺盛,是因为它是一种利润巨大的“杠杆操作”,或曰买空卖空。投机机构(也称投资机构)只要掌握一小部分流动现金,就可以操纵数额巨大的石油期货。
比如,一份石油期货合同等于1000桶原油,如果油价为40美元一桶,这份合同就等于4万美元。然而,投机者只需付3.8%的保险金,也就是只付1520美元,就可以控制这份期货合同,当油价升高时再抛出去,赚取中间的差额。许多能源与金融机构可以调动大量的流动资金,它们参与市场的操作,影响着世界石油期货价格。
初次之外,还有一个标价权问题。我曾写过一篇《为什么国际石油交易的计价货币是美元?》。在《国际经济评论》2006第7、8期。网上好像也有。供参考。


但中国是许多商品的最大消费国,但其定价权不在我们,而在商品生产国。
——目前我们的金融机构对境外投资了解得太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缺乏这方面的人才与技术。据估计,尽管中国目前为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国,国际石油市场价格的浮动对中国的经济增长产生着巨大的影响,但我们只能被动地接受,中国对国际石油价格的影响还不到0.1%。
我国目前的石油定价机制是由国家发改委制订原油的基准价和成品油的零售中准价,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石化集团公司购销原油的价格由双方参照基准价协商确定,成品油价格由两大集团在上下8%的幅度内制定具体零售价,基准价和中准价是参照国际市场油价的变动来调整的。这样的定价机制只是价格水平上的国际接轨,并未实现价格形成机制的国际接轨,存在的问题是国内油价被动跟踪国际油价,没有中国独立的报价体系,无法及时反映国内市场供求关系、消费结构的变化,更无法将中国石油市场的变化以价格信号的形式反馈回国际市场。发生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石油进口机制的僵化。目前,中国从国际市场采购石油(燃料油除外),主要由国有的石油外贸公司按国家分配的计划指标分月度组织进口,基本上采用现货贸易方式从国际市场购买石油。
中国以如此大的市场需求而在国际原油市场上处于被动挨打的窘境与我们不能参与和影响国际原油市场价格有很大关系。虽然石油供给方能够形成寡头垄断,但强大的需求同样也是影响国际石油规则的武器。因为我们根本没有风险规避机制,没有石油期货市场,所以我们无法为石油生产者和消费者搭建规避价格风险的平台,同时也无法为现货市场提供石油价格依据。中国寻求参与影响国际油价的时机和方式势在必行。

4。我在2000年写了两封信给国务院总理朱熔基,说建立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如果来不及建立石油储备,就先用外汇买些黄金。第一封是平信,第二封是用EMS发出的。
——你的预测非常准。黄金和石油我们是应该早买。但是做过投资的人都知道,低价时期投资者反而不会购买,海派进一步下跌。建立石油储备的问题非常重要。那是的问题在于两个方面:第一,当时外汇储备不足,也处于经济紧缩时期。没有余力。第二,最关键的是我们对油价周期的判断不足。1999年初,油价曾经到了10美元/桶,当时对高油价准备不足。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