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中国与iea:深化合作还是各行其是?  

2006-09-10 00:24:22|  分类: 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是能源需求大国,但不是IEA成员国。BP首席经济学家彼特·戴维斯认为,IEA的组织结构相对于今天的全球化市场已经过时。把中国排除在外的国际能源合作是不可能取得任何成效的。应该改变IEA现有的规则,吸收中国成为成员。美国的一些智囊人士也认识到,没有世界第二大能源消费国参与的国际机构,IEA就无法发挥其应有的作用。IEA主席克劳德·芒迪认为,中国政府更加积极地参加IEA的工作。

成为IEA的成员国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原则上只有OECD成员国才可以成为IEA成员国,也就是所谓市场经济国家。第二,成员国必须具备90天纯进口量的战略石油储备。比如韩国政府为了达到该组织要求的完全成员国的地位,就积极建立了大约相当于90天的石油进口量的战略石油储备,并于2002年成为IEA的成员国。中国目前还没有被普遍承认为市场经济国家,也没有具备90天纯进口量的战略石油储备,因此目前不是OECDIEA成员国。中国与IEA已经进行了一些合作,但这些合作还停留在比较初级的层次。

199610月,IEA执行主任普里德尔访华,并与中国政府签署《关于在能源领域里进行合作的政策性谅解备忘录》,加强双方在能源节约与效率、能源开发与利用、能源行业的外围投资和贸易、能源供应保障、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合作。同年12月,国家计委联合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委员会和国际能源署在北京召开了“提高能效——煤炭和可再生能源”国际研讨会。1997年,中国出席了IEA部长级会议。2002年,发布《开发中国的天然气市场:能源政策之挑战》的研究报告,为中国天然气发展提出了政策建议。2003年公布《中国能源投资展望》。IEA与中国的政府部门、高校、科研单位和石油公司开展了多项合作活动。

至于中国能否与IEA实现更高层次的合作,目前各方面意见和方案不尽一致。国际能源和政治专家艾德·摩尔斯(Ed Morse)提出让中国加入的具体机制和措施的两种方法:一是非成员国有权选择是否向 IEA 缴费,保险在紧急时刻能够参与IEA;二是,非成员国向 IEA 成员国缴费,形成区域性的保险。但李侃如认为这两条途径都不是争取中国积极合作的最好办法。李侃如提出了两种方案:

第一,IEA可以重新把自己定位成关注国际能源政权制度的主要国家的集合体,而不是 OECD的一部分民主政权国家。如果现在的成员国接受这种定义,那么中国就会真正成为IEA 的一员,参与所有活动,承担处理供应中断的责任。美国鼓励 IEA 朝这个方向发展,再次向北京发出强烈信号,美国把中国当成国际能源政权中重要的一分子认真对待。

第二,使中国既是 IEA 的积极参与者,又不是该组织的正式成员国。也许能发展一种新的组织,有一定的加入和活动条件,把中国列入IEA 的考虑范围内,同意中国以不完全成员国的身份参与其中。为此,美国能带头向 IEA 其他成员陈述中国积极加入合作的特殊重要性,并积极探讨可行的合作的类型。这种方法还需要制定出吸纳中国参与合作活动的具体计划。活动应该能够建立 IEA 和中国的相互信任,达成可靠的协议,中国会在石油供应不稳定的时刻和 IEA一起采取行动。这还需要中国相信北京将在 IEA至少有一个非正式席位,共同探讨石油危机时的具体对策。美国政府应该创造新办法来实现这一目标。

李侃如认为,如果第一种方案很难实现,那么可以通过“三种互不排斥的方式”实现第二种方案。一是继续加强中国合作参与目前项目的程度,无论是以正式还是非正式成员国的身份。二是开发针对中国或者包括中国在内的新项目和协议(如 1996 年《能源领域政策谅解备忘录》基础上的附加政策协议,2001年《能源技术合作框架》)。三是寻求建立一种正式的中层机构,把中国列入 IEA 决策考虑范围内,同时发展具体的计划和协议,解决诸如石油供应中断时期如何合作应对的重大问题。他进一步认为,“如果华盛顿政府能带头促成 IEA——中国的伙伴关系,则既增加了合作实现的可能性,又加强了北京方面对华盛顿在能源供应和价格等问题上表示友好的信任。这种努力,也将鼓励北京用不那么重商的方式解决中国能源需求问题”。

李侃如的方案是针对美国及其主导的IEA提出的,但对于中国同样有参考价值。我们认为,中国与IEA的合作可以归结为:绕不开、进不去;很重要、不充分。绕不开、进不去我们前面已经简单谈了。由于IEA开展国际能源合作遇到越来越多的困难,把中国纳入其合作平台也是IEA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因此,很重要、不充分意味着能够参与IEA的国际能源合作对维护中国的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但并非充分条件,加入IEA仅仅是中国实现能源安全的一个必要条件。在这一判断之下,中国就有两种方案可以选择:

第一,既然进不去,可以不考虑成为IEA的成员国。既然绕不开,可以考虑以非成员国身份参与其某些合作机制。这与李侃如提出的第二种方案类似。比如中国可以考虑建立90天纯进口量的战略石油储备,参与IEA紧急共享体系。或与IEA达成一定协议,实现信息共享,共同行动,并在此基础上承担一定的国际义务。

第二,既然很重要但不充分,中国可以考虑在参与IEA某些合作机制的基础上“另起炉灶”组建新的石油进口国组织。 比如,目前成立对应于OPECOPIC(石油进口国组织)的呼声越来越高。Jayanta Sen在其一份研究报告中建议组成石油进口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Importing Countries, OPIC),从而增加与垄断石油产销及定价的石油出口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OPEC)谈判的筹码。OPEC产销全球40%的用油,因而拥有定价权。如果仅仅把目前全世界前十位的石油进口国和地区组织起来,其石油进口总量就与OPEC的产量相当。如果再能建立OPICOPEC的利润分成机制,并吸取OPEC内部协调上失败的教训,增加OPIC的内部协调和对外谈判能力,那么石油需求国家将改变目前这种价格的被动接受者的地位。即便IEA成员国不参加新的OPIC,其他石油进口国的石油需求总量仍然足以影响国际市场。更何况,一旦新OPIC组建,很可能会吸引现在的IEA国家参与。作为世界第二大能源进口国,中国的地位与石油出口国当中的俄罗斯类似。俄罗斯不是OPEC成员国,却是沙特之后世界第二大石油出口国。目前,俄罗斯在国际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市场上的所占份额分别达15.2%和25.8%。俄罗斯建立了以卢布结算的石油交易所之后,积极推动独联体各国之间的石油天然气贸易以卢布结算。目前,俄罗斯正在谋求建立新OPEC,争取伊朗、阿尔及利亚、委内瑞拉、墨西哥等产油国组成以卢布作为结算货币的石油联盟,而伊朗,阿尔及利亚与委内瑞拉都是传统的OPEC成员国。应该说,建立新OPEC的政治阻力很大,但一旦实现,俄罗斯在石油出口国当中的地位以及与石油进口国的谈判能力将有很大改观。同样的道理,如果中国能够推动建立新OPIC,那么中国在石油进口国中的地位以及与石油出口国的谈判能力也将不可同日而语。

同样作为能源需求大国,日本目前正在积极推动亚洲版IEA的建立。日本经产省《2030年能源供求展望》报告提出,日本的能源安全战略仅靠日本自身的努力是不够的,必须确立以亚洲能源需求增加为立足点的国际能源战略。日本有学者提出,日本应该同亚洲各国建立能源合作机制,从“一国主义”转向“地区主义”。目前,日本正在积极推动亚洲各国引进石油储备制度并致力于筹建亚太地区的石油期货市场。无论是建立新的国际组织还是建立具有定价功能的期货市场,“先声夺人”掌握规则制定权至关重要。实际上,中国作为第二大能源进口国完全有能力也有优势倡导建立新的国际能源合作组织以及能源期货市场。因此,中国应尽早着手开展这方面的合作。比如,20059月,在汉城召开的东北亚石油论坛上,中日韩代表提出三国要联手从俄罗斯购买石油,以降低欧佩克的“亚洲溢价”。在东北亚地区实现能源合作的迹象初露端倪。如果能够在东北亚地区建立能源合作机制,那么必将有利缓和和消解这一地区的能源争端乃至地区安全形势,也有利于中国在更大的范围内主导石油进口国之间的能源合作。(此为第四部分)

 

二、IEA与国际能源合作

三、IEA开展能源合作的困境 

四、中国有必要加入IEA吗?

中国与IEA:深化合作还是各行其是?

一、中国开展国际能源合作绕不开IEA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