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魏蜀吴的三国与中美俄的三国(续) |  

2006-08-08 10:11: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d7df5e68b.jpg

C:

既然国际关系的本质没有发生根本变化,魏蜀吴的关系就应该仍然有适用性(注意,我建议还是要把讨论外交、国政问题和国内政治制度分开)。无论俄罗斯人对中国的真实态度如何,没有比同中国的合作,更符合俄罗斯的利益。没有人相信中国与俄罗斯签署了条约,中国就真的对沙俄留给大清的耻辱真的释怀。但是,现实是,除了与俄罗斯建立战略合作,没有更好的选择。对俄罗斯也是如此。当然,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但只要和俄罗斯合作在中期内符合中国的利益,就应该维护和巩固这种合作。若为蝇头小利损害这种合作的基础(特别是公开的),等美国对中国下手的时候,俄罗斯不仅不会帮忙,还会再狠狠捅上一刀。

A3说到为什么中俄现在还没有联合?我以为这要看如何定义联合的概念,联合采取何种形势,终究要看中俄美三国的政治互动,以及中俄两国对这种互动中本国国家利益的评估。在美国一超独霸,中俄两国尚处于崛起初期的条件下,除非美国对俄中公开遏制,否则两国正式结盟挑战美国,并不符合两国最大利益。但没有正式结盟,不能说两国没有合作,看看中俄在伊核、朝核问题上的立场,其实两国合作的层面远大于分歧。

当今世界能够基本保持和平,关键在于大国之间的多边军事平衡。美国时时刻刻梦想打破这一平衡,冷战后一度认为本国获得了单边军事优势, 最近“外交”杂志再次发出类似声音。俄中对此保持充分警惕的,普京最近多次发出强硬言论(国情咨文),中国最近大肆发布最新核子武器的消息,说明两国对“核恐怖”还是至为看重。至于“金融恐怖平衡”,我看是美国人自己吓唬自己的,不能太过当真。以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中美经贸、金融关系不对称的相互依赖,如果美国认为有机会击败中国,它会在乎中国那几件玩具和那几张绿色钞票?中美贸易额是很大,但是和美国的战略利益相比,和美国称霸全球的野心(可参看克劳萨默尔:民主现实主义)相比,那其实可以忽略不计。

霸权稳定论是美国人的“自主创新”,其涵义是不言自明的。但是其他大国是否真的承认这种合法性,并且永远不去挑战这种合法性,恐怕也是不言自明的。否则,历史真的要“终结”了。同样,美国地理位置优越有助于其成为世界大国,但不能成为统治世界的理由。

当然,我不同意中美联合遏制俄罗斯,不等于主张现在就和美国公开对抗。大国的关系本来就是既有对抗又有合作。中国不想和美国和好吗?当然想,但是为此是开出一大堆条件的:意识形态、经济体制、政治制度……。这些条件中国哪个能答应?完全答应一条,中国就不是中国人掌控的中国了。你不答应人家的条件,想跟人家交好,只能是一厢情愿啊。即使答应人家,人家还可能不满意,看看朱总当年在美国的遭遇!

我们要发展,要争取尽可能的长的和平环境。但是,不能因为求和平,就一味忍让退缩,要适当的时候还是应该有所作为,这点我是同意A3的,要让美国认识到中国的实力和决心,要给美国实现全球战略制造点麻烦。中国其实不必担心这会暴露实力,你暴露不暴露人家都要遏制,适当强硬可能会阻止对方的一些危险试探。如果对美国的肆意扩张一味绥靖,等收拾完别人,最后就轮到中国自己了,还是那句话,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对中国而言,要想和平崛起,没有比丧失斗争意识更危险的了。

A4:

英国金融时报有位专栏作家,叫马丁沃尔夫。对于美国,他有一句话我觉得说的挺好。霸权国家总是受到诟病,无论你怎么做。对美国的评价也向来不是单纯的帝国或者自由共和国。这个估计也讨论不清楚。

我看了我们的观点,忽然想起来对经济学家之间争论的一个评价:他们吵的很凶,但其实他们相同的地方有99%,分歧只有1%。呵呵。类比一下。我们的分歧不在于中国是否需要在美俄之间选择一个合适的位置以达到最优,而在于方式和火候的选择上。这个东西经济学看来计算不出来,国际政治本来就是艺术。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确实需要认清形势。关于国际关系领域中现实主义与自由主义的争论,我们可暂且不管。谁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朋友,谁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敌人,这要看具体形势的变化。迪斯累利说,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叶利钦时代,俄罗斯奉行双头鹰政策,想着既讨好美国,又讨好欧洲。后来发现美国根本就不理会。苏联帝国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美国不再把俄罗斯当作主要对手了。西方的援助没有给,俄罗斯最后的发展还得靠自己。中国现在崛起了,自然走到了前台,成为美国的对手。美国国内一些人从来没有放弃改变中国的企图,这一点是明确的。

c兄说的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我非常认可。不过,斗争不意味着不妥协,妥协也不意味着不斗争。只要有利于国家利益,该斗争就斗争,该妥协就妥协。不会妥协就不会斗争。当年慈禧太后公然宣布与六个西方大国开展,这样的斗争还是不要的好。斗争要讲策略,妥协也要讲策略。有些事情,不妥协仅仅为了一时的意气,与国与民都无好处。

谈外交不谈国内政治也不现实。看看美国的外交政策哪一个没有国内政治的影子?外交,军事都是政治的延续。当然这个问题比较敏感,不谈也罢。我最近在看清朝的外交,有些做的很好,有些则很拙劣。拙劣的地方无非是为了一个天朝上国的面子。这就应了凯恩斯那句话,危险的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

一句话,对于目前过于反美,过于亲俄的策略必须进行检讨。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