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张明博士为《走进黄羊川》撰写的书评:西西弗斯与第三条道路  

2006-08-05 10:27:26|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d6e82ef91.jpg

西西弗斯与第三条道路

——《走进黄羊川》书评

张明

“不了解工人与农民,就不懂得什么叫人民;不感受贫困,就不懂得什么叫社会责任;不到西部,也就不会完整地理解什么是中国。”

——周建明

迄今为止,中国的改革开放已有28年。在这28年里,中国经济取得了年均9%以上的增长率,数以亿计的人民摆脱了贫困,这是世界经济史上史无前例的成就。但是,改革开放带来的收益并不是平均分配的,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改革惠及的主要是农村,在此之后,改革惠及的主要是城市,而开放惠及的主要是沿海。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城乡差距和东西差距逐渐凸现,中国的改革逐渐带有“失衡增长”的特征。

甚至,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某些政策的出台事实上扩大而非缩小了上述差距。医疗制度改革在未能构建新的网络之前,取消了以前在农村行之有效的合作医疗体系;教育产业化改革一方面使得大学学费变得分外高昂,另一方面扩招使得毕业生就业压力迅速增大,这使得不少要送孩子上大学的农村家庭负债累累,如愿以偿后却发现孩子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家庭可能因此陷入困顿甚至破产。一旦上大学不能带给农村家庭如20世纪80年代“鲤鱼跳农门”似的家庭福利的显著改善,理性的农民们自然会削弱送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动机。但是愈是这样,贫穷的家庭继续贫穷的恶性循环就不能被打破,一部分人的确先富起来了,然而实现共同富裕却变得遥遥无期。

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依靠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来大力建设农村在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险方面的公共产品,诚然非常重要;但是中央的财政资金毕竟是有限的。打破对劳动力流动的限制,让西部的农民工到东部城市就业,诚然非常重要,但是这虽然提高了农民工的收入,但是西部地区却贫穷依旧。中央已经连续多年把三农问题作为每年出台的一号文件,构建社会主义新农村也成为目前非常流行的一个语汇。但是,仅仅依靠政府的行政行为,真的能够改变这片7亿农民生活着的广袤土地的命运吗?

我们对于三农问题的思考永远不会止息。但是笔者认为,中国三农问题的出路,在于要在农民自救和政府扶持中间找到第三条道路。众所周知,在一个完整的经济活动中,离不开居民、政府和企业三者之间的互动。而目前在三农问题的解决过程中,恰好缺少了企业的作用。虽然曾经在20世纪8090年代红极一时的苏南乡镇企业模式已经式微,但是笔者坚持认为,这是我国改革开放过程中一个伟大的尝试,让农民“离土不离乡”地完成从农业到制造业的转型,在实现农民富裕的同时还能够实现农村富裕,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构想!苏南乡镇企业之所以穷途末路,根本原因在于产权问题,集体所有制是导致产权厘定不明,造成决策脱离市场的根源。

在笔者看来,《走进黄羊川》恰好提供了一种企业在三农问题中如何发挥作用的尝试。黄羊川是甘肃省古浪县的一个镇,这是一个国家贫困县里的一个相当贫困的乡镇。从2000年开始,一家台资企业——英业达公司的总裁林光信先生和副董事长温世仁先生,因为机缘巧合先后走进黄羊川。他们意识到,为了不让在西部生活的几亿人民在几代人的时间里仍然过着贫困的生活,中国西部的开发不能再走工业化的老路,而互联网的出现是上帝赐予西部人民最好的礼物,它可以成为开发西部的强有力的工具。基于以上思考,他们创建了千乡万才科技有限公司,温世仁决心投入5000万美元,在10年时间内,在西部的每个县成立一所会员学校,培养10000名数码工人,通过远程雇佣的形式,实现人留西部,使西部的经济和社会都能同步发展。而黄羊川职业中学则有幸成为第一个会员学校,黄羊川也遇到一个新的发展机遇。

这一试验的效果如何呢?虽然豪言“西部开发十年有成”,否则“马革何须裹尸还”的温世仁先生在2003年不幸辞世,但是该试验在林光信先生的带领下仍在继续。截至到目前,千乡万材的会员学校已经发展到155所,虽然远程雇佣的梦想尚未实现,但是把西部青年培训后送到东部就业的“西材东用”项目已经取得了很大成效。如何运用网络来帮助西部农民们与市场对接,从而帮助他们改变命运的“穷人也能使用的网络”项目正处于推广的过程中。然而令笔者最为看重的,是这一试验改变了目标农民的观念。在书中对黄羊川一位村支书的采访中,笔者发现,黄羊川当地农民工外出打工,已经非常关注自己的长期健康和发展问题,很少有人仍愿意去存在安全隐患和健康风险的小煤窑打工了,他们很重视找到的工作除了挣钱之外还能学到一门手艺。当地居民对于子女教育的观念也随着很多正面激励的例子而发生了改变。如果一项创新试验真的能够改变对象的观念的话,我们没有理由低估它的成就。

《走进黄羊川》收录了三个人的作品。第一位是走进黄羊川支教,并直接导致了千乡万才项目启动的彭海纳先生,第二位是受聘为千乡万才项目的顾问,走进黄羊川考察的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周建明先生,第三位是周建明先生的儿子,在大学毕业后直接到千乡万才项目在陕西渭南的一所会员学校支教一年的周忆粟先生。书中篇幅最大,笔者个人觉得也最有看头的,是周忆粟先生在那一年支教生涯中的日记。这些宝贵的日记反映了一个青年学子遭遇西部的心路历程,一座乡村小学在城乡差距日益扩大背景下的生态,一种落后的教育方法和生存在这一方法下天真狡黠的孩子。

怎么来评价这些抛开个人利益的羁绊,无私地走进西部的这些志愿者们呢?我想起了希腊神话里的巨人西西弗斯。他受到上帝的责罚,每天都要将一块巨石从山下推向山顶。但是每天晚上,巨石都会重新滚下来,他不得不日复一日的重新劳作。西西弗斯的故事作为悲剧被广为传颂。但是笔者对这一故事有着两种不同的解读。其一,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在西西弗斯推着石头上山的每一天中,看到的花开花谢、云起云落,这一独特的回报和感悟又岂是局外人所能了解得到的?其二,如果西西弗斯这个巨人不再孤独,而是有着很多怀抱相同理想和志向的同伴们,那么或者这块石头能够一直被推到山巅,或者他们的努力能够感动上帝。

(笔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博士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