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低油价周期的回归  

2006-08-19 12:27: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db75025cb.jpg

低油价周期的回归

 

管清友

 

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最近出现振荡下滑趋势。上周NYMEX原油期货连续四个交易日收低,仅在周五因为担心伊朗局势再次恶化而首次收高至71.14美元(9月原油期货结算价),较上一结算价涨1.08美元。但当日高位也仅在71.19,而盘初一度触及621日以来最低位69.60。显然,BP阿拉斯加普拉德霍湾油田西半部分产量恢复正常进一步抑止了原油市场因担心国际局势紧张而出现的价格回升趋势。目前,国际市场普遍认为,NYMEX原油期货的支撑位在70美元,阻力位为72美元。可以预计的是,一旦国际局势缓和,以及对美国经济放缓的预期形成,国际油价很可能失守70美元的关口,那时油价将会一泻千里。

在人们习惯了的高油价时代妄言低油价周期的回归多少有些不合时宜。这让我想起了2000年低油价时期人们对高油价周期论者的讥笑。这也难怪,如果你看看当时的研究文献和报告就会发现,即便那些高油价论者似乎也信心不足。那是的论调大多是认为高油价周期“应该是”、“按照理论上的推理”、“似乎、也许、可能是”到来了。但这样的论调往往不被重视。很多国家竟然没有在10美元/铜的价位上多储备一点原油,甚至还担心价格继续走低,害怕国内没有足够的地方来容纳这种可能会是1美元/桶的廉价燃料。往事真的不堪回首!

不过历史总是重演,因为没有人认为历史会重演。人们总是善于忘记过去的。特别是当你去加油站加油需要支付更多的票子的时候,没有人会相信油价会再一次下跌。研究者也很容易健忘,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历史,而是他们很容易把经典的分析工具遗忘。经典的分析工具太复杂,也许是太过优雅,而随机的分析更容易获得认同。所以,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就慨叹到:“专家很快就转向了其它问题,用更舒适的、不会引起惊惶的话语来重新解释危机”。而且他很悲观的说,“经济学中关键的难题从不会得到重新解决,他们只会慢慢消失”。

国际原油市场虽然不是完全竞争市场,但市场是起作用的(Market Matters)。如果我们都认同石油是一种可耗竭能源,那么也就意味着不开采石油就是一种投资。这种投资在石油价格上涨时更能吸引国家政府。克鲁格曼把前人的研究在2000年的时候又重新讲了一遍,其中主要是霍特林在1931年以及杰奎斯·克莱默、德贾瓦德·沙雷西-伊斯法哈里在1980年的研究。他写道,“如果一个国家不想在一次突然的价格上涨中花光所有的现金,以下三件事他必须做一件:在本国从事真正的石油开采投资,这也意味着回报会逐渐的减少;国外投资;或者通过当前不开采石油、缩减石油供给量,进行投资”。而之所以不能在国外投资,乃是因为其投资风险太大。

因此,在高油价的时候,石油生产国只能减少甚至停止开采以维持石油收入的稳定增加。这就进一步推高了油价。但高油价持续时间过长,就必然引起石油进口国经济的衰退乃至世界经济的萧条,需求就会大幅度减少。面对需求的减少,石油出口国必须通过增加开采,减少投资来使得油价下跌以重新吸引需求。同时,为了维持稳定的石油收入,又必须不断增加生产来弥补因为价格下跌而导致的收入减少。于是,低油价周期就出现了。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克莱默和伊斯法哈里所说的多重均衡,即给定一个向后弯曲的供给曲线和一个陡峭的需求曲线,在低价格和高价格就都会有稳定的均衡。只不过这个分析工具被大多数经济学遗忘了。而克鲁格曼借此预言了2000年至今的高油价周期,甚至他说,他预言亚洲金融危机的工具也是这个多重均衡模型。

笔者此前曾在文章中揭示了国际油价波动的一个现象,即以美元实际汇率计算的油价的持续上涨时间从来没有超过10年,即便是两次石油危机时期的名义价格其上涨也只有10年。但是,油价的持续下跌却有可能超过10年,甚至更长。为什么?其实很简单,从国际能源格局的角度来说,石油进口国总体的“权力”,包括经济、政治、军事的影响力,是远远大于石油出口过的。特别是当石油进口国经济出现增长放缓甚至衰退迹象的时候,对石油的需求几乎不可避免。在笔者写作此文的过程中,一些机构已经预测明年国际油价将会出现下滑。比如,荷兰国际机构预期美国原油价格在今年第四季度将达到71美元/桶,较上一季度的76美元/桶走低。该投行预期美国明年原油价格平均达到62美元/桶,较今年下滑11%。这些预期主要建立在中东地缘政治担忧下滑,美国供应担忧放缓,以及美国经济滑坡影响原油需求等因素综合作用。笔者相信,中国最近的宏观调控和紧缩性货币政策也将大大的增加原油需求下降的预期,这将使得低油价周期更快临近。

至于低价周期的拐点会出现在什么时候,笔者此前曾做了总结。总体的判断是,高位振荡,寻找下降通道。我需要的重申一点的是,希望我们为低油价周期的到来做好准备。当我们习惯了高油价,不要再不习惯低油价。当我们处于低油价周期的时候,要吸取历史点教训,为未来的经济周期转换和油价周期转换多储备一点石油,节省一点国民收入的支出,增加国家能源供给的安全系数。

克鲁格曼当年预言高油价周期的到来用了这样的题目,“能源危机重现”;他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出了一本书叫做《萧条经济学的回归》。今天,笔者也姑妄言之,“低油价周期的回归”。不过,我真正担心的是,我们准备好了吗?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