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关于能源危机问题对北望的回答  

2006-08-18 17:59:24|  分类: 闲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望兄早上告诉我有匿名评论员认为我误读了克鲁格曼的意思。我赶紧又把他的文章再次看了一遍,并请人专门翻译了一下。克鲁格曼指责现在研究石油市场不再使用多重均衡,并认为多重均衡的解释力仍然存在。最后他说“在重审能源危机模型的时候所震撼我的是它和亚洲金融危机的类同,也是危机突然出现,让每个人都震惊,这又是一次多重均衡的例子”。克鲁格曼实际上预言了这次石油价格上涨。也许原来文献综述中写的有不清楚的地方,但希望我没有误读。

把克鲁格曼的文章贴在下面:

能源危机重现

 

我在纽约时报石油专栏中曾经批判过经济学家的一种非常明显的现象,就是缺乏了解能源危机过去历史的兴趣,并且这种了解历史在当前来说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有可能是将来危机的一种模式。这篇文章中,我想仔细阐述一下我以上所提到的观点。

 

能源神话

 

我的猜想是,如果你随意问一个经济学家70年代发生过什么事情,他会回答说是一个关于卡特尔上升和下降的故事。但是即便是现在所谓的OPEC的核心被问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仍然是有效的。

 

很多人都指出了卡特尔故事的基本问题,但是,最有力地也许是Cremer and Salehi-Isfahani,在1980年在一篇论文中所传播的但是直到1989年才出版。主要是,OPEC并不具备一个成功卡特尔的元素。它的文化和政治是支离破碎的,这又怎么能期望人们在准备互相开战的时候去避免价格战?历史不久也将会表明这一点。这个卡特尔也并未做出最重要、最基本的卡特尔行为——规定产出量,直到1982年石油价格已经面临压力时,才制定了产出量。

 

对这一批评最传统的解释时在卡特尔内部又有一个卡特尔:沙特阿拉伯和他的一些邻居们,一些从事产量限制的国家,允许OPEC工作。还有一些事情。但是当你看到沙特他们在世界石油产量中所占的分额,非常之小。如果其它石油生产国不限制他们的产出量的话,那么沙特的石油产出限制就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那么如何解释12年来石油价格的上涨呢?

 

多重均衡

 

很明显地,70年代很多人开始谈论危机中很重要地一个因素,不正当地供给问题。Cremer and Salehi-Isfahani曾在一篇论文中写到过,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当时并没有多大影响,但是现在却让我返回到那里思考。

 

最基本的观点是石油不同于其它卡特尔的普通商品,它有3个自身地的属性:可耗竭的能源、生产受国家控制、对一些主要的石油出口国来说是国家收入的最主要来源。

 

石油是一种可耗竭能源,意味着不开采石油就是一种投资。这种投资在石油价格上涨时更能吸引国家政府。如果一个国家不想在一次突然的价格上涨中花光所有的现金,以下3件事他必须做一件:在本国从事真正的石油开采投资,这也意味着回报会逐渐的减少;国外投资;或者通过当前不开采石油、缩减石油供给量,进行“投资”。

 

为什么不在国外投资,这也有很多原因,但是其中一个事政治因素:正如伊朗和伊拉克所证明的,国外资产很容易被伟大的撒旦所掠夺。

 

因此,这里有一个最终的原因,超过高油价的影响的、能导致低产出原因。给出一个很高的缺乏弹性的需求,正如Cremeret al 所说的,那意味着能有多种均衡。图一描述了这一点:给定一个迂回的供给曲线和一个陡峭的需求曲线,这样,在低价格Pl和高价格Ph就都会有稳定的均衡。

 

我要补充说的是,我们并不能完全相信完美的竞争市场。事实上,虽然我还并未找到一个正式的模型,但是我怀疑,高价格并不能使一个有一定市场力量的国家轻而易举的维持一个看似合作的均衡。例如,

 

另一面来自OPEC卡特尔的微弱证据显示,在我和Cremer看来,石油价格的上涨和下降对多方面均衡也是很有启发性的。最初的油价波动来得很突然、毫无预期,长期的影响,短时期的供给约束,并不是我们期望从卡特尔中逐渐了解他的市场力量,但是我们却期望了解这事件是否使市场从一种均衡转变到另一种均衡。1986年油价的波动也是很突然的事件,再一次提示了我们从一种均衡的破裂到另一均衡的建立。

 

为什么多重均衡不能获得更多的支持?这是个令人疑惑的事情。也许是它看上去比较奇异,尤其是象石油这种深埋地下的工业品。也许是Hotelling式模型的高雅太诱人了,即使他们都明白其实并没起什么作用。在Cremer and Salehi-Isfhani他们19891991年的文章中,就能感觉到一种明显的恼怒的语气,没人对他们的研究工作感兴趣。

 

更有趣的是,多重均衡故事现在在高科技部门非常流行,但是在老的能源部门,人们却对他不感兴趣。

           

能源危机和其它危机

 

在重审能源危机模型的时候所震撼我的是它和亚洲金融危机的类同,也是危机突然出现,让每个人都震惊,这又是一次多重均衡的例子,也许是起因于资产负债表和美元债务。在我的小文章Analytical afterthoughts on the Asian crisis中,我用一个图标表达了如何从一个拆开的模型沿着这个线―――,与表一的相似之处很明显。

 

这里也有另一点和能源危机相似的:亚洲危机是过去式,人们很快就对它失去兴趣。我相信,它应该看作一次反面的教训,无论对经济还是潜在的不稳定的多重均衡市场。但是如果我们think about it at all, 专家很快就转向了其它问题,用更舒适的、不会引起惊惶的话语来重新解释危机。

 

我认为经济学中关键的难题从不会得到重新解决,他们只会慢慢减弱。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