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黄羊川的故事:策划人手记  

2006-08-10 20:54: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半年来,我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天早上打开电脑查收和阅读周建明教授发来的文稿。这些文稿当中,有周忆粟先生的支教日记,有彭海纳先生对西部扶贫计划的介绍和支教生活的回忆,也有周建明教授对西部地区的考察报告。在与周建明教授多次的电话和邮件交流中,我逐渐了解了“千乡万才”事业、西部扶贫计划和支教行动,以及那些为这些事情作出贡献的人们:温世仁、林光信、彭海纳、周忆粟等等。。。。。。

温世仁先生和林光信先生开创的“千乡万才”事业我此前一无所知。200512月的一天,我偶然读到了周建明教授的《走进黄羊川》,对此有了一些了解,并深为那些远付甘肃支教的志愿者的事迹所感动。当我在20063月第一次看到周忆粟的支教日记的时候,我有些坐不住了。我给周老师打了个电话询问具体的情况,并为忆粟的支教义举赞叹不已。

我此前与周建明教授相熟,原因是我研究生的时候曾经与周老师一起合作写过数篇内参和学术论文,内容涉及针对农民工的社会政策和中国的就业问题。我大致是了解周老师的为人和思想的,他是一个有着强烈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对弱势群体充满了人文主义的关怀,也始终关心着西部地区如何改变贫困落后面貌的问题。几年前我就曾听他提起他当年“下乡”的境况,言语间充满了对这些地区至今依然贫困的遗憾和忧心。忆粟是周老师的独子,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在念大学,当时我去周老师办公室商量事情,忆粟就睡在办公室的躺椅上。在我眼里,他还是个小孩子。所以,当我看到忆粟已经在陕西渭南市临渭区阳郭镇第一中学参加支教的时候,我有些发自内心的感动。我阅读了网上仅有的几篇支教日记,这种原生态的记录让我感到惊讶,又让我感到震撼。而这样的场景我似乎又非常熟悉: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坡上,一群面色微红皮肤粗糙的农村孩子,背着陈旧的书包走在乡间上学的小路上。我虽来自东部平原,但也出身农村,此情此景让我仿佛又回到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那种感触,是那些没有这种经历的朋友们所无法体会的。

我无法抑止自己的这种感动,就拉拉杂杂写了一些话放在了自己的个人主页上。没想到很多朋友看了都给我留言,有感触,有建议,也有支持。我于是有了把黄羊川的故事结集出版的想法。当我把黄羊川的故事和出版这些作品的想法讲给我的师兄付克华博士听时,没想到得到了他的认可和赞同。付克华先生在财政部下属的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工作,得到了他的支持,我心里有底了。他说,这是一件好事,哪怕赔钱也要出版,并说马上报选题,相信出版社的领导也会给予大力支持。

我于是很快再次打电话给周老师,把我和付克华博士的想法告诉了他,并希望听听他的意见。周老师给我的回答依然让我感动,他说出书的事情没有想过,感觉自己只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出书是可以的,但是既然要出版,就要把黄羊川的故事全景式地呈现给读者朋友。那是2006年的3月底,其时周老师已经计划在56月份再次赴西部考察。周老师希望把这次考察的经历再次整理成文稿,加上忆粟的日记以及彭海纳先生的文章一起出版。于是,这就有了我开篇提到的我与周老师之间每天的交流和探讨,以及我每天必读的文稿。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陆续的看完了忆粟的支教日记、彭海纳先生的文章以及周老师最新的考察报告。在这期间,我和付克华博士以及周建明教授三人又多次就书稿的体例、内容和文字等方面的问题进行了多次交流。总的共识是把这些事,这些人以及这些经历者的思考告诉大家,能够通过黄羊川的故事引起读者朋友乃至全社会对西部教育、扶贫乃至发展问题的重视、探讨和思考。

最近一段时间,书稿陆续的发到了我这里。读着这些沉甸甸的文字,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把周老师和彭海纳先生的几段文章以及忆粟在黄羊川拍摄的学校和乡村的照片发到我的个人主页上,一些热心的朋友再次给我留言,有的还给我发来了邮件,和我一起探讨。远在四川眉山的魏厚刚先生给我发来邮件,讲述了他在古浪的工作经历以及他对西部发展的思考。我的朋友张明博士、冯维江博士还专门给我发来了他们看了书稿之后的感想。这些朋友共同提到了一点,那就是希望以后能有机会给西部的建设和发展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想,如果有更多的朋友这么想,我们的初衷也就算达到了。

在些这篇手记之前,我本想也就西部地区的教育和扶贫以及发展说些什么。当我又重新翻阅了全部的书稿之后,我发现黄羊川的人和事,古浪的历史和现在,西部的教育和扶贫现状,亲身经历者的观察、感受和思考都在这些看似平常的文字中了。我直到现在也没有去过西部,虽然我非常向往,非常希望能有机会去。所以,我再空发一篇议论已经没有必要了,这些亲身经历者的文字所透露的情与理,就由读者朋友们去体会吧。

感谢周建明教授、彭海纳先生和周忆粟先生带给我们这些平实而震撼的文字,感谢那些关注黄羊川,关注西部的朋友,感谢那些为西部发展做出过贡献的人们。特别要感谢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的领导们,是他们的支持让这本书得以尽快呈现在大家面前。感谢付克华博士,他在自己完成博士论文答辩的同时完成了这项并不轻松的工作,从头到尾,他承担了几乎所有的事务,而我仅仅是协助他来完成而已。

管清友

20068月于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