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中国钢企:当一回规则破坏者又如何?  

2006-07-02 14:58:3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cbfb43b09.jpg

 10cbfb4ecb3.jpg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承认,此次铁矿石谈判中国钢铁企业可谓“折戟沉沙”。620,宝钢与必和必拓(BHP)公司达成上涨19%的价格协议,同时澳大利亚力拓集团下属哈默斯利公司和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也已达成同样的价格协议。有媒体评价说,这一旷日持久的铁矿石谈判对中国钢企来说是一个“无奈”的结果。

何谓“无奈”?无奈的意思就是你明明知道规则不合理却又无力改变,最好还得按照人家的规则调整自己的行为。我们尽可以自我安慰似的找出很多理由来搪塞自己,但是反过来说,如果不涨价或者涨价幅度不那么大是不是更好呢?我们尽可以说涨价对大型钢铁企业影响不大,因为这些企业可以转嫁自己的成本,但我不知道这些成本最终是让谁来承担。我们也尽可以说涨价促进了中国钢铁企业的优胜劣汰,但我不明白,中国自己的钢铁行业就解决不了优胜劣汰的问题而非得让国外企业给你涨价才能解决。

“掩耳盗铃”式的敷衍之辞就不必说了,那纯粹是自欺欺人,何况我们还曾经夸下海口,说中国已经能够影响国际市场的定价,掌握了谈判的话语权呢?输了就输了,老老实实的总结经验教训才对。把眼睛向前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其实回顾铁矿石谈判的历程,供给方的重要经验无非是两点:第一,他们结成了了攻守同盟,采取了集体行动;第二,他们对需求一方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分别逼迫对方缴械。巴西淡水河谷(CVRD)公司分别世界最大的钢铁生产商米塔尔已经接受其19% 的价格涨幅;此前CVRD、力拓分别与韩国浦项制铁和日本主要钢厂达成同样协议。我们除了指责“个别企业违反谈判规则向中方施加压力没有任何办法。

其实他们的招数一点都不新鲜。早在第一次石油危机时期,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已经用过了。OPEC国家以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OAPEC)为核心,对石油消费国实施“分隔作战”。他们把石油消费国分成三类,分别执行不同的石油供应政策:一是支持以色列的国家,包括:美国、荷兰、葡萄牙和加拿大,属于完全禁运国家;二是“友好”,国家,如:法国和英国等国,事实上享有了特权,对他们的石油出口不进行限制;三是其他欧共体国家和日本等奉行“中立”政策的国家,每月削减5%。分而治之的策略立即奏效。西方石油消费国的所谓能源合作顷刻瓦解。而且内部分歧严重,各自为政,甚至以邻为壑,不但没有促成集体行动,而且出现集体行动的难题,付出了“傻瓜的代价”。

对手的经验就是我们的教训。历史总是在不断重复上演。从西方石油消费国能源合作的经验来看,组建国际组织,构架国际合作框架是一条次优的选择。国际组织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国际组织是万万不行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理应对铁矿石市场拥有更大的发言权。但是没有国际合作框架,铁矿石进口国和进口企业就很难有集体行动的达成,中国也很难有发挥主导权的平台。政府、行业协会和企业不应当仅仅把目光落在一次两次的价格谈判上。既然目前的价格上涨已经不可避免,那么寻求应对目前形势的长效机制就应当成为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建立中国拥有较大发言权甚至主导权的行业组织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国际能源机构的建立以及在其框架下的能源合作也是一波三折。但这是在既有形势下最好的选择了。

此外,进一步密切中国同铁矿石出口国的双边关系亦非常重要。更紧密的双边关系有利于协调双方利益,更重要的是可以国际市场上为中国谋求与该国关系的特殊地位。多边合作框架+紧密双边合作是未来中国钢铁企业进行国际合作最重要的方式。

中国是国际市场新兴的大买家,其庞大的需求必然撬动原有的利益格局,也会打破原有的规则体系。从长远计,打破现有的规则体系对中国最为有利,那么中国当一回规则破坏者又如何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