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福利腐败”何时休?  

2006-07-01 09:20:3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cb9508590.jpg

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在《关于2005年度中央预算执行的审计工作报告》中对中央预算管理审计情况作了详细的说明。其中,在“财政部具体组织2005年度中央本级预算执行审计情况”部分指出,2005年,财政部批准中国中信集团公司按上年税后可供分配利润17.54亿元的39%,提取公益金6.84亿元,不符合公司法关于法定公益金按税后利润的5%至10%提取的规定,导致该公司多提公益金5.09亿元。

何为“法定公益金”?法定公益金是指从公司利润中提取的用于职工福利的资金,其提取比例为税后利润的5%—10%。公司提取的法定公益金是用于本公司职工的保险及集体福利。财政部批准中信集团按照39%的比例计提公益金用于职工的何种福利我们不得而知,但审计报告所揭示的问题却告诉我们,国企高福利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国企高福利,许多人把他称之为“福利腐败”。即一些垄断性行业将自己掌握的行业资源无偿或者廉价地向本行业的职工和家属提供,在福利的名义下形成的行业腐败现象。在我看来,与其说是“福利腐败”,倒不如叫做“非典型腐败”贴切。对此,易中天教授有一个很好的定义。所谓“非典型腐败”,就是看起来不像是腐败,或不认为是腐败的腐败。你要说它腐败,还似乎真没有对应的法律条文可以惩治,还真拿它没辙。不过看起来它又真是腐败,不然凭什么这些人可以动用公共资源发福利?

其实,国企的高福利用经济学的语言来描述就是,国企职工享受的福利价格低于市场价格,而中间的差额却由不能享受福利的社会其他群体来负担,实际上就是使用公共资源而没有付费。多提公益金而作为福利发放,无非是变相增加了某一群体的收入,尽管他们的收益来自公共资源。

这就应了那句话:重要的不是干什么,而是为谁干,在哪里干。正是因为一些人处在国有企业,为虚拟的“公共利益”工作,他们才有机会进行这种“非典型腐败”。要不然我们怎么能理解倒闭的电厂竟然还有十万年薪的抄表工呢?

当下中国国企的高福利问题已经呈蔓延态势,这违背了市场经济规律,也严重地破坏了社会公平。更为重要的是,它损害了政府公共管理部门的信用,也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流失。李金华审计长的审计报告告诉我们国家治理国企高福利问题的坚定决心,但类似高福利的“非典型腐败”是个历史难题,也是个世界性难题,其治理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国有企业不是不可以高福利,但要有法可依,信息透明。有法可依是说明你国企发放高福利得有法律依据,不能凭空捏造个理由就能搪塞公众。信息透明是说国企发放高福利得让老百姓心里有一本明白账,并且你还得接受监督。出了问题你就得纠正。我想,目前治理国企高福利的问题我们至少可以从这两个方面入手。

这次审计报告揭露的是违规计提公益金,这理应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加以惩处。但难度更大的事更多的隐性问题我们却无法可依,而且这些“非典型腐败”已经在业界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成为“潜规则”,行业内谁也不认为这是腐败。行业外的人士咬牙切齿,行业内的人士乐享其成。谁到了行业内也都乐得享受这种高福利,这种特权带来的收益。

特权能带来收益首先是因为某些群体有权力,然后才有收益。他们有权力发放高福利而对于公众的声音置若罔闻,他们还有能力阻止或者回避监督,甚至根本就不把监督当回事。说实话,笔者到现在也没有得出一种很好的解决办法,因为杜绝这种现象的存在不仅仅是国有企业的问题,而很可能是涉及到全社会改造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