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国际组织与能源合作  

2006-06-30 21:14:3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cb6b6a84a.jpg

管清友

 

中国目前面临严峻的能源形势。能源、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使中国损失惨重,并且国际市场的大宗商品价格还可能维持相当长的上升态势。因此,在能源领域开展国际合作,在可接受的价格水平上保证充足的能源供应就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环节。

在当今的国际能源市场,离开国际组织奢望能源合作几乎等于空谈。国际能源合作与相关的国际组织产生密不可分,机制通过国际组织来发挥作用。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国际组织的建立才真正意味着国际能源合作的大规模开展和能源合作机制的建立。

最早的与国际能源合作有关的国际组织可以追溯到煤钢共同市场的建立。但事实上,欧佩克是第一个全球性能源政治协调中心。国际能源机构建立的目的在于协调各成员国的全球能源政策,且其成员国主要来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目前,在全球范围内的国际能源组织主要是欧佩克和IEA。除此之外,还存着一些针对能源问题的对话机制,如八国集团议会,能源消费国与生产国之间的全球性定期对话以及联合国的一系列机制等等。非政府组织如世界能源理事会等在国际能源领域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如果我们把国际能源合作看成一个系统,那么这个系统内应当包括国际能源组织、国家和企业。按照所影响的区域范围,国际能源组织可划分为全球性和区域性两大类。在国际能源组织之外是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以及为数众多的能源公司。国际能源合作机制就建立在这一系统结构之上。一国参与国际组织的状况和在国际组织中的角色、地位决定着该国进行国际能源合作的能力和程度,也决定了该国在国际能源领域的发言权和影响力。

如果按照参与国家的类型和合作的程度来划分,能源领域的国际组织可以分为同盟型、协作型、协调型和对话型四种类型,其合作程度有高至低,依次递减。我们把有关国家是否组建国际组织、签订国际协议或采取共同行动作为判断国际能源合作程度的标准。如果参与国家同为能源进口国或能源出口国,则该国际组织往往为同盟型和协作型,也有可能是协调型。如果两类国家都参与的国际组织,往往为协调型和对话型。具体类型的划分还要视该国际组织合作的目标来定。同盟型和协作型国际组织往往是实质性合作,协调型国际组织之间的合作为一般性的沟通和交往,对话型国际组织的作用则仅在于为成员国提供一个对话的平台。

目前,中国正在积极地开展对外能源合作,我们按照中国在参与国际组织进行能源合作的情况把中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划分为:主要参与者、重要参与者、一般参与者。判断中国参与程度的标准在于,中国是否成为该组织的成员,以及是否与该组织缔结实质性合作协议。主要参与者、重要参与者、一般参与者的在国际能源合作中的重要程度依次递减。按照这些国际组织的类型以及和中国进行合作的情况,我们对中国参与国际能源合作的评估可以分为三个等级:实质性合作、一般性合作和对话型合作。

通过对全球和区域层面的国际能源合作和中国参与情况的梳理,我们发现中国参与国际能源合作的几大特点:

第一,中国与全球和区域层面的国际能源组织几乎都有合作关系。这一方面表明,中国拥有庞大的现实和潜在购买力,任何国际能源组织都无法忽略中国的庞大市场。有关国际组织积极推动与中国的对话与合作。

另一方面也表明,中国正在积极参与各层次、各区域的能源合作。在全球层面重要的国际能源组织中,中国作为成员国的有:独立石油输出国集团、联合国下属的某些机构、世界能源理事会、世界石油大会等。在区域层面的国际能源合作中,中国作为观察员或重要成员的有:能源宪章、欧盟、亚太经合组织、经合组织、海合会、东盟。

第二,中国参与全球能源合作程度比较低,实质性合作不多,主要是一般性合作和对话性合作。在同盟型和协作型国际组织中没有中国的身影,中国作为成员的国际能源组织往往是协调型或对话型组织。这一方面与有关国际组织具有相当程度的排他性有关,也与中国自身的参与能力有关。

第三,中国与区域层面的国际组织合作程度较高,实质性合作多于一般性合作和对话性合作。因为此类合作往往是点对点式合作。但仍有许多区域层面的国际能源合作组织中国没有涉足。

第四,中国在亚太地区以内的国际组织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如在亚太经合组织、东盟和上海合作组织。但亚太地区的能源合作,特别是东亚(包括东南亚、东北亚)地区的合作,大多没有政治上的合作框架,更没有组建本地区的国际能源组织。

总的来说,中国参与全球层面能源合作的程度弱于参与区域层面能源合作的程度。在全球层面的能源合作中,中国基本被排斥于主要能源组织之外。中国拥有广阔的市场,但从全球层面的能源组织角度来看,中国还是个“小伙伴”,缺乏足够的发言权。虽然中国开展区域层面的能源合作较为活跃,但由于缺乏国际组织的合作框架,合作程度还有待进一步加深。

因此,中国应当加深与全球层面国际能源组织的合作程度,拓展与区域层面国际组织的合作。可以考虑在现有的国际组织,特别是在中国作为重要成员或主要成员的国际组织中推动创建国际能源合作的政治框架。如果时机成熟,中国应当联合某些发展中的能源消费大国创建更加有利于维护自身利益的国际组织。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经济学博士

本文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能源政策研究项目供稿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