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决定国际大宗商品市场走向的“最主要变量”  

2006-05-27 00:34:3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发表,请勿转载

 

管清友

 

最近,总有人问我对未来国际大宗商品市场走势的看法。我实在说不好。我总感到,用经济学对未来作出预测恐怕是最不可信的,即便是最权威的经济学家、经济机构使用最精巧的经济模型。

物理学家海森堡曾在其《物理学与哲学》一书中将观察者和被观察对象之间的互动描绘成“测不准”(原理)。实际上,社会生活领域同样存在着“测不准原理”,即观察者对观察对象有着自然的影响。而经济学家们所使用的模型,也不过是观察者剔除其他因素而给出最主要变量的关系罢了。而我们知道,所谓主要的变量,无非是由观察者选定,至于其是否真的“主要”,实在很难说。也许在观察者看来最“次要”的因素,却是最主要的决定变量,而这一点恰恰被我们忽视了。比如,1972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混沌学开创人之一E.N.洛伦兹在美国科学发展学会第139次会议上发表的题为《蝴蝶效应》的论文指出,“巴西丛林一只蝴蝶偶然扇动翅膀,可能会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掀起一场龙卷风”。这种所谓对初始条件的敏感依赖性,让我感到迷惑,也让我感到进入了不可知论的陷阱。

还有一种现象就更为奇特。这就是被哲学家卡尔.波普在其《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中称之为“俄狄浦斯效应”的现象。简而言之,就是预期可能会自我实现。比如说,在国际市场上,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投机集团属下的研究机构发布预测报告。当油价上涨到60美元的时候,他们马上入市做多并发布报告宣称油价还要再涨。再更多的人们对他们信以为真的时候,价格被推高。这个时候,俄狄浦斯效应发生了,预期真的自我实现了。当他们认为价格已经不可维持的时候,他们就会提前抛售手中的资产。每当此时,国际市场往往“风起云涌”,“樯橹灰飞烟灭”。当具体的行业或产品投机已经无利可图的时候,投机资本就会转向那些金融系统存在严重问题的发展中国家市场继续他们的神话。当因此而导致发展中国家经济出现大衰退的时候,他们的理由堂而皇之,“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而且,人们往往低估了国际投机资本的实力。当今世界的投机资本数量是个天文数字,也许因为在这个行业有着太多不可言说的东西,我们竟然到现在也无法说清楚它们到底有多少,他们投向了何方。所有的数字都是估计出来的,当然就很难预测。

所以,我感到预测之所以被人们需要并不在于其准确与否,而仅仅在于人们需要一个预测。这个预测最好是由“精确”的数字组成,由权威的机构发布,或者由权威的经济学家说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增加预测的“可信度”。

凯恩斯曾经说,他宁愿要模糊的正确,也不要精确的错误。很显然,确定性乃是人类认识领域中星星点点的几个小岛,而不确定性则是岛屿周围的汪洋大海。我们认识纷繁复杂的经济生活,能够做到模糊的正确已经相当不错了。

国际大宗商品市场未来的形势确实有些迷离。但谁都希望得到一个确定的结论。我记得好像熊彼特在《经济分析史》里面说过,历史、统计、理论和经济社会学对于经济分析是最重要的,如果一定要保留一个的话,那他会选择历史。所以,如果我们无法把握未来的趋势的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回顾历史。

回顾历史,有时候就有点让你难以置信。国际市场上大宗商品的涨跌背后往往有着美国政府的影子。我和导师在研究国际油价长期波动趋势的时候发现,苏联解体前十年有一个明显的油价下降现象。前苏联,现在的俄罗斯是能源出口大国。国际油价的长期下跌对前苏联的国民经济的打击肯定是致命的。后来我们查到了解释这一问题的证据。据说,20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组织了对苏联的经济战时,美国中央情报局对苏联的形势分析后,认为苏联的弱点在于它主要依赖出口能源换回硬通货,再向西方购买技术。如果使它的能源出口收入锐减,西方再限制对它出口的技术,苏联经济就坚持不下去了。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出面说服了沙特阿拉伯加大石油生产,使国际市场上石油的价格大跌,苏联出口能源的收入急剧下跌。但舆论当时并不知道美国与沙特背后达成的这笔交易,以为沙特扩大生产有自己的用意。美国或多或少加以引导,让人们都去猜测沙特扩大石油生产的经济利益。许多分析家因此而认为,沙特扩大生产是为了稳住自己在国际市场上的份额,甚至要扩大自己的份额。他们说,扩大份额是一种战略考虑,使沙特得到了比提高石油价格更高的利益。直到许多年过后,美国人自己披露出当时的这段经济战与美沙之间达成的秘密协议后,人们才真正意识到沙特当时为什么要扩大石油生产。现在回想以来,对沙特增产石油的猜测就属于一种思维定式,是因为人们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参见:丁一凡,《美国批判——自由帝国扩张的悖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25127页,144147页)。这个问题在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那里似乎已经不是秘密了,但似乎还不是广为人知。

国际市场的价格上涨向来是“非中性”的,也就是说,肯定有人受益,也肯定有人受损。虚假的繁荣,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作为巨大的原材料进口国,中国受损肯定很大。如果持续下去,必定会造成成本推动型的通货膨胀。如果持续时间很长,那么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就会被消耗殆尽。作为崛起中的大国,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受到削弱,乃至摧毁,对谁最有利一目了然。所以我就有点担心中国是不是面临一场金融战争。如果是,那将是冷兵器与热兵器的战争,我们的应对措施实在不多。诸位想想,无论我们对金融衍生工具的熟悉程度还是我们的人才储备,都与“国际水准”相差甚远,这怎么能不引起我们的担心。如果不是,那算是中国的万幸了。毕竟我们还是处于金融恐怖平衡之下,对中国动手也不是很容易。

当然,还有一些国家从中受益,比如石油生产国。但这些石油生产国大多有点反美情结,最近还出现了把西方大公司国有化的事情。美国能不能容忍,能容忍到何时,也很难说。不过,这却是决定国际大宗商品市场走向的“最主要变量”。

影响未来国际市场的走势的还会有三个因素:第一,美联储货币政策的作用;第二,伊朗局势的影响;第三,新兴大国需求的持续性。所有的因素都要归结到美国要采取什么样的政策。笔者虽然专业是经济学,但丝毫不敢有经济决定论的想法,甚至我时常以为政治对经济有相当的决定作用。

所以,如果一定要对未来给出一个自己的预测的话,我大致以为,美国会因此而采取措施改变国际市场的疯狂景象。美国国内的各个利益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包括政府内部和国会内部。我估计针对国际市场的形势,美国上层也有分歧。因为有利益,所以有分歧。布什总统刚刚在2006年的国情咨文中宣布要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发展替代能源,国际油价很快又出现上涨态势,这显然有些矛盾。我猜想,美国上层的斗争非常激烈。普特南的“双层博弈模型”给对外政策的产生作了最好的解释,即决策者处于国内和国外的双重挤压之下,对外政策往往是双重挤压之下妥协的产物。当然至于会有什么样的政策出台,还要假以时日观察。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