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发展的赤贫  

2006-04-25 10:12:33|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管清友

 

几天前,在和朋友聊天时,我们谈到了最近出版的一本关于日本的新书:《犬与鬼—现代日本的坠落》。朋友约我写篇书评,并感言,这本书实际上说到了很多中国当前和未来的事情。

在此之前,因为兴趣使然,我也断断续续读过几本关于日本研究的书。也许是因为年代久远的原因,这些书大多是探讨日本文化和民族性,展现给外国人的总是日本之所以成为日本的一面。比如小泉八云的《日本和日本人》,鲁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当然就更不用说日本人自己写的《武士道》(新渡户稻造)了。把日本吹捧到极致的,应该算得上哈佛大学的著名社会学家傅高义分别在1979年和2000年写的那两本书了吧。一本叫做《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另一本叫做《日本仍是第一吗?》。傅高义时刻提醒美国人,要虚心学习日本。中国人写的关于日本研究的著作也不乏精品,不过也是赞美者多,批评者寡。比如周作人关于日本的一系列文章,以及戴季陶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写的《日本论》等等。即便当代中国人写的关于日本的书,其中大部分也不乏美溢的言辞。总归看来,是我们中国落后了,似乎没有反对和批评的理由和资本,当然是需要以学习为主了。

《犬与鬼》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位旅居日本多年的美国人士:阿列克斯·科尔(Alex Kerr)。说实话,我看完这本书之后,觉得作者是在不停地罗列事实。其思想内涵和深刻程度似乎绝无法与前面提到的那些日本研究著作相比。不过,《犬与鬼》与以往关于日本研究的著作不同,恐怕还在于其内容主要是指摘日本当下存在的问题。诸如大兴土木、破坏古建筑、环境恶化、经济泡沫化、官僚腐败、文化和教育制度僵化等等。这与中曾根康弘在《日本:二十一世纪的国家战略》里面大谈日本面临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倒是非常相似,只不过他们的区别在于,中曾根是从大处着眼,科尔是从小处入手。也许这正是科尔带给读者的最大不同。

对于像我这样从未到过日本,对日本也不甚了解,只是靠学过半年日语和看过几部日剧才知道一点日本的情况的读者来说,了解一下日本的“小处”也许更能满足自己一贯的好奇心。对于大多数中国读者来说,看了科尔的书,肯定会一种长自己之志气,灭他人之威风的感觉。请恕我的孤陋寡闻和浅薄,我猜想大多数中国读者在阅读科尔描述日本面临的一大堆问题的时候,和我的心情一样,多少有点“幸灾乐祸”,甚至还有点“解气”。虽然明知道这样的“精神胜利法”不对,但却也怎么也无法掩饰这种感觉的生发。不过,看完这本书之后,我原先那种“精神胜利”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书中的场景让我感到似曾相识,似乎就发生在眼前。

科尔笔下的日本,据作者自己说才是一个真实的日本。有关日本泡沫经济的问题,因为专业研究的缘故,我此前了解过一些。不过科尔给我们所描述的诸如料理店老板娘家里的陶瓷蟾蜍成为日本最有势力的投资精英顶礼膜拜的偶像的“尾上缝之传奇”、日本金融界为了损失不被发觉而将帐薄上有问题的事项替换掉的“飞账”操作以及金融界和实业界,官场和商场间大量的利益输送等现象却着实让我大开眼界。没想到泡沫经济背后还有这么多奇妙的故事。

不过,我最关心的还在于科尔提到的在这个被视为东方国家中现代化最为成功的标本的国度里,同样有着浓厚的官僚主义气息和盲目自信的权威主义氛围。政府官员居然可以对二恶英污染和血浆造成1400HIV感染一无所知,居然可以对破坏环境置若罔闻。不仅如此,日本各级政府的势力几乎无所不在。在这个所谓的民主国家里,政府对法院的控制乃至严重影响司法独立的现象简直超乎中国读者的想象。

早就有经济学家指出,官僚集团利益最大化的方式是政府预算的最大化。科尔所说的日本是一个大兴土木的国家,我想即与此有关。在国土交通省、农林水产省、财务省(大藏省)、厚生劳动省(厚生省)等政府部门的推动下,日本患上了严重城建上瘾症。20世纪90年代初,其建筑工程业占GDP的比重将近20%,而同期英国为12.4%,美国为8.5%2001年,日本仍超过13%,美国不到5%。同时,巨额的政府补助金流入了建设事业,在日本政府每年的财政预算中,与公共事业相关的预算高达40%。而美国仅为8%10%,英国和法国只有4%6%

在科尔看来,日本长在苦恼于“填埋、建造”的宿命。所谓的“填埋、建造”就是填海埋谷,不断建设。这种观点认为,庞大而耗费金钱的人工物绝对出色,把自然的地表铲平再用混凝土覆盖,这是“丰饶”的体现,是“进步性”、“现代化”的行为。

这种“进步性”、“现代化”的行为很有民意基础,甚至得到了公开的支持。据说松下公司的创始人松下幸之助曾提议设立一个国家项目:花费200年来建一个新岛,削平日本20%的山脉,相当于75000平方公里,然后用来填海,再建一个与四国差不多大小的第五岛。这样的提议让我想到了中国某位企业家设想打通喜马拉雅山,引印度洋上的季风到青藏高原的提议。说实话,我有些无法理解松下幸之助先生此举何为。不过据他自己说,如果不把日本的能量用于如此浩大的国内工程,就无法产生曾经通过战争而带来的国民团结和目标意识。我不知道这种目标是否能够达成,在中国似乎很少有人会把建筑工程和国民团结联系起来。

大兴土木的后果,我想中国读者也许体会最深刻:城市规划的混乱和无序,大量的古建筑物被破坏,自然环境“人工化”。到处都是工地、到处都是楼房、到处都是人工斧凿的痕迹。现代城市人的生活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地步:就连教小孩子数星星、看银河恐怕大多也得跑到遥远的郊区去了。但是,当我们看到宏伟的现代土木工程的时候,除了赞叹,我们反思过吗?科尔引用的19世纪的美国哲学家梭罗的话说,“大家都关心东西方的大型建筑物,想知道是谁建造的,就我而言,却想了解另一些人的事迹:他们在同一时代未曾打算兴建大型建筑物。到底是谁超越了那些无聊得习气”。看来,否定比肯定更重要。这两种态度中间,埋藏了太多太多文化、体制上和思想上的差异。

科尔把日本称作是“体制失败型”国家的典型。在我看来,与其说是“体制失败”,倒不如说是“思想失败”。比如科尔也认识到“日本环境问题的根源在于更加深层之处。也就是说,它潜藏在日本现代文化本身之中”。“发展中国家致力于国土开发,假如无论经过多久依旧还是发展中,没有进步,地球上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看来,这不单单是日本的问题,也是所有发展中国家的问题。科尔说日本“真的很富有,但谁也没有感到富裕”。从这个角度讲,日本是发达国家吗?要从发展中走向发达,恐怕还不仅仅在于物质的丰裕,而更在于发展思想和思维方式的丰裕。那种暴发户似的发展思想只会带来“填埋、建造”的宿命和发展的赤贫,而不会带来真正的发展。

制造这种宿命的始作俑者,无疑是日本的官僚集团和商人集团。其间的利益关系,论著恐怕汗牛充栋。推而论之,官僚集团和商人集团之间的关系是否会走向良性,不仅是日本,恐怕是东方社会是否能走出传统臼窠的关键。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