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石油的政治经济学  

2006-03-19 21:11:35|  分类: 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油的政治经济学:基于国际石油价格长期趋势的研究

问题的提出部分

 

在当今的世界,再也没有一种东西能像石油价格一样牵动世界经济的神经了。[1]2000年以来,原油价格还停留在25美元/桶左右,甚至曾经一度达到10美元/桶的低价。但是,在经历了2004年国际原油期货价格起落沉浮之后,2005年国际油价依然持续震荡,原油价格竟然创出了70美元/桶的历史新高。按照石油平均现货价格(APSP)[2]计算,2004年石油平均现货价格(APSP)上升了31%,而在2005年更进一步上升了50%。本次油价波动剧烈,并有持续震荡的可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054月就表示,全球面临“一次长期石油震荡”,未来20年必须适应持续高企的油价。一些权威机构认为油价还有继续上涨的可能。高盛公司认为,原油价格将继续上涨,甚至会向100美元/桶挺进。国际能源机构(IEA)首席经济学家比罗尔曾经表示,如果沙特阿拉伯不下决心投资增产,到2030年国际市场原油价格将比现在高50%。按照当前每桶60-70美元的价格计算,届时将突破100美元的天价。[3]

国际油价的大幅上涨对中国影响甚大。我国能源需求量巨大,而储量和生产能力有限,对外依存度逐年提高。据国际能源机构统计,2003年,中国石油产量为341万桶/日,供需缺口达208万桶/日,全年供需缺口为1亿吨;2004年,中国石油供需缺口达到1.4亿吨。如果按照2020年中国经济翻两番计算,届时中国能源需求将达到9.2亿吨,即使中国能源利用效率能够提高一倍,仍然需要4.6亿吨,而中国的石油产量估计最多能够达到1.8-2亿吨,缺口在2.5-3亿吨。中国地质科学院的报告预测,中国未来20年的石油需求缺口将达到60亿吨。在巨大的能源需求和价格上涨压力之下,中国是否能够获得保证国民经济发展所需的足够的能源以及是否有充分的支付能力成为全国上下关注的问题。因而对油价波动的研究和预测就成为现实的需要。

经济学上一般认为,供给与需求是与价格联系在一起的。供给和需求决定价格,没有价格的存在,供给与需求也就失去了意义,价格的变动影响生产和需求的数量和水平。但是,通过考察石油价格波动的历史,我们发现了两个令人疑惑的问题:

第一,石油的价格并不是决定于其供给和需求,甚至在有些时候与供给和需求无关,从而也就出现了与经济学中关于供求与价格的基本理论不一致的情况。比如,1970年代以来石油价格的剧烈波动严重影响了世界经济的发展,世界许多国家饱受价格波动之苦,但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大国以及决定石油生产的欧佩克(OPEC)却对油价的剧烈波动束手无策。在1970年代初欧佩克(OPEC)决定对西方国家实行石油禁运,石油价格陡然提高;接连的两次石油危机使得油价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而油价在1986年跌入谷底又因为波斯湾危机而攀上新高;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石油价格大幅下跌;伊拉克战争之后,石油价格又一路飙升。

 

 

第二,我们发现基于市场供求所作出的各种预测几乎很少合乎实际,有的竟然截然相反,各种看法之间还常常针锋相对水火不容。更有甚者,大量关于石油价格走势的预测竟然大多是错误的,即便是权威机构作出的预测。

比如2004年世界主要市场(WTI、布伦特、迪拜、米纳斯)年平均价格均高于之前的预计,欧佩克(OPEC)所设定的一篮子价格区间名存实亡。在2004年的时候,世界银行预测2005年国际市场油价将回落到36美元/桶,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公司则预测为34美元/桶和35美元/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2005年将与2004年持平,为37.25美元/桶。虽然欧佩克尚未公布2005年一篮子年平均价格,但是根据2004的36.05美元的数据可以大致观察到,2005年的世界主要市场的平均油价大大高于2004年的水平。[4]图2所示为WTI2003年到2005年国际油价的走势。

 

有趣的是,关于石油价格的问题几乎每年都惊人的相似,而关于问题出现原因的解释却每年都不相同。可能也正是鉴于这种情况,美国著名的智囊机构兰德公司干脆就放弃对油价作任何预测。

通过对大量关于石油价格问题的经济学文献的阅读,我们发现,时至今日,竟然很少有人为石油问题的分析提供一个令人信服的分析框架。对石油价格所进行的纯粹经济学分析很难让世人得出一个连贯且统一的答案。有鉴于此,我们打算换一个视角,从政治经济学及其在国际领域的扩展,即国际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理解和解释国际石油价格问题。我们的思路是,国际石油价格的波动实质上是石油利益的重新分配。石油利益分配的实现既依赖于一国之内不同利益集团的博弈,又依赖于现行的国际石油机制和国际石油机制。依靠这样一个分析框架,我们发现,在大量经济学文献当中作为突发事件的诸如石油危机、俄乌天然气之争以及关于石油价格预测错误的解释等等都可以当作我们这一分析框架的常态事件。我们认为,这些非市场因素是一个常态的存在,而不是如有关经济学文献里面所认为的是突发的、不可持续的。

我们关心的问题在于,是什么因素导致了石油价格的剧烈变动?石油价格的变化会走向何方?基于此,我们选取了1970年代以来国际石油价格变动作为研究的基础,试图通过对这一特定历史阶段国际石油价格变化的研究来加深我们对石油价格问题的理解,并围绕我们自己心中的困惑:“何以至此,又将去向何方”来探讨国际石油价格过去、现在和未来。本文共分四个部分。除引言外,第二部分我们简要回顾石油的经济学理论:第三部分我们着重探讨石油作为可耗竭资源的几大特性。第四部分主要探讨石油的政治经济学问题,即石油作为商品的经济性和政治性的双重属性以及石油政策背后的国内、国际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并进一步指出国际石油价格波动的实质就是石油利益在不同集团之间的分配,这一分配格局从目前看来基本稳定。因此,国际油价出现像石油危机时期的剧烈波动不太可能。最后我们作出一个简单的结论。 



[1] 早在北宋时期的沈括曾在其《梦溪笔谈》里面预言石油“生于地中无穷”,“此物后必大行于世”。《梦溪笔谈》第421条记载了中国人开采利用石油的情况。元丰三年,沈括在延州考察了鄜延(今陕西省洛川县、富县和延安一带)境内民众开采石油的情况,他在《梦溪笔谈》中写道:“旧说‘高奴县出脂水’,即此也。生于水际,沙石与泉水相杂,惘惘而出,土人以雉尾裛之,乃采入缶中,颇似淳漆”。沈括指出“盖石油至多,生于地中无穷,不若松木有时而竭”,“此物后必大行于世”。他首先使用了“石油”一词,并已预见石油的重要性和利用前景。但是在当时,沈括却没有考虑到对供给(生于地中无穷)与需求(大行于世)有重要意义的价格问题。

[2] 石油平均现货价格(APSP)是一个西德州中级原油、布兰特原油和都拜原油的加权平均价。

[3] 国际机构和公司发布的数据由作者根据新华网发布的消息综合和整理。

[4]欧佩克一篮子平均价所监督七种原油为:阿尔及利亚的撒哈拉混合油(Saharan Blend)、印尼的米纳斯油(Minas)、尼日利亚的博尼轻油(Bonny Light)、沙特的阿拉伯轻油(Saudi Arabian Light)、阿联酋的迪拜油(Dubai of the UAE)、委内瑞拉的蒂亚胡安油(Tia Juana )和墨西哥的伊斯姆斯原油(Isthmus) 本文写作过程中,欧佩克公布的一篮子年平均价格截至2004年。我们发现,欧佩克价格一篮子区间与世界主要市场的实际年平均价格相差较大。http://www.opec.org/home/basket.aspx

与张宇燕教授合作。未发表。这是文章问题的提出部分,全文20000字左右。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