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跨国并购的“合成谬误”  

2006-03-16 13:57:35|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策方向需全面考量与判断

关于如何对待跨国并购的问题,事实上也早有争论。因为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的提案和国家统计局李德水局长的言论才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姑且不论这样的关系到国家经济安全问题的议题早该进行深入的研究和讨论,借两会的时机能够通过争论得出一个明确的思路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战略也颇有裨益。

全国工商联在一份名为《关于建立国家经济安全体系的建议》的提案中提出:“跨国并购是经济全球化时代的重要特征,是企业和国家经济走向全球舞台的必经之路。但是,在跨国公司扩大占有其他国家市场时,往往使被并购企业所在国经济受到很大冲击,甚至会威胁一国经济安全。”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统计局李德水局长在接受新华网的采访时说,“跨国公司近年来大举并购我国发展潜力较大的行业龙头企业,而且要求必须绝对控股,以此达到消灭和控制我国的民族品牌的目的”,所以要“谨慎对待垄断性跨国并购”。据说,外电把李德水的讲话理解为中国外资政策风向转变的标志。政策是否转向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这取决于中央政府对形势的全面考量和判断。对国家有利则坚持之,对国家不利则摒弃之,利害相间则权衡取舍之。

 

对同一事实可能有不同的价值判断

简而言之,要弄清我们对待跨国并购应有的态度,就是要对既有的事实作出一定的价值判断。当然,对同样的事实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大卫·休谟(Hume, David)在《人性论》中写道,人们不能从推断出应该这一命题,即纯事实的描述性说明凭其自身的力量只能引起或包含其他事实的描述性说明,而绝不是做什么事情的标准、道德准则或规定。休谟的这个观点后来被命名为休谟铡刀。这实际上指出了事实领域和评价领域之间存在着一种合乎逻辑的严格区别。

我们先看事实。对于“事实”的异议也不是没有。比如,一家国际著名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就质疑:“外资在中国垄断有数据证明吗” ?李德水局长提供了一组数字,他说“目前,国际啤酒巨头已把中国啤酒企业和市场瓜分的差不多了;可口可乐通过品牌战略,已使其饮料、浓缩液在我国市场占有很大份额;宝洁在中国的公司除上海沙宣是合资企业外,其余9家已全部独资;欧莱雅只用50天就整合了中国护肤品牌小护士;我国大型超市的80%以上已被跨国公司纳入囊中。近年来,跨国公司已开始大举进军我国大型制造业,并购重点直奔我国工程机械业、电器业等领域的骨干企业、龙头企业。”

全国工商联并购公会2005年6月份在一份报告提供给我们的“事实”是:“美国微软占有中国电脑操作系统市场的95%,瑞典利乐公司占有中国软包装产品市场的95%,美国柯达占有中国感光材料市场至少50%的份额,法国米其林占有中国子午线轮胎市场的70%,米其林以及旗下品牌在各自细分市场上处于主导地位,富士公司中国市场占有率超过25%。此外,在手机行业、电脑行业IA服务器、网络设备行业、计算机处理器等行业,跨国公司均在中国市场上占有绝对垄断地位。在我国轻工、化工、医药、机械、电子等行业,跨国公司子公司的产品已占据我国三分之一以上的市场份额。”

对于跨国并购的现实,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有态度温和的,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为什么会有对同一事实的不同判断?这是因为任何“事实”都是“非中性”的。“非中性”的含义是说同一事实对不同个体或者群体意味着不同的影响和结果。

 

跨国并购的四个利益主体

跨国并购的利益主体无非是四个:个人、企业、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从事实的角度来讲,跨国并购对个人、企业、地方政府可能都不是坏事。这里只是“可能”。作为个人的企业员工,在跨国并购之后藉着外方的管理、技术以及经营规模可能比原来的收益更大。跨国公司在并购之后也可谓“做大做强”了。地方政府也乐得其所,税收增加了,就业解决了,更重要的是地方的GDP增长上去了,政绩也就上去了。

英国《金融时报》引述北京大学一位教授的话称:如果它们不收购你,那它们将通过竞争击败你。(我不知道这位教授是怎么想的,似乎在他的眼里,中资企业只有被收购或者被击败的命运)在无法与之竞争的情况下,通过并购的方式加入到跨国公司中去,可能也是一种退而求其次的办法吧。

我的一位朋友就认为,民族品牌不应当成为理由。他举了南孚电池的例子,说“南孚一开始通过奠出支持民族电池工业发展的口号而赢得市场,但其管理层选择了更现实的发展路径,尽管其控股权先出让给国外投行再转手为现在的国际巨头宝洁,现在的南孚也不能再被视为是国内企业,但这不影响南孚成为电池业霸主,而南孚这些年的快速发展带动了当地税收、就业,推动了中国电池业的技术进步,又有何不妥呢?

对于像南孚这样的企业在被并购之后是否增加了税收和就业,我没有查过数据。不过对于原来的中资企业,普遍的情况是,要么成为附属,要么彻底消失。但有一点,垄断利润的大部分肯定为跨国公司所得。而且,所谓跨国并购,大致上也没有中国民营企业的一杯羹。

对于中央政府这个利益主体,跨国并购的影响可能与前面几个不太一样。我曾经谈到,由于跨国并购企业的利润巨大,但同时又有大量的利润汇出,在中国很多地方GDP与GNP差距甚大。GDP讲的是财富的“所在”,而GNP讲的是财富的“所有”。对于中国这样的东道国来说,财富的“所有”更重要。一个城市可以仅仅追求GDP,一个省区可以仅仅追求GDP,但是一个大国却不能仅仅追求GDP。如果外资控制了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那么追求庞大的GDP又有何用?这样的国家没有自己的工业体系,没有自己的制造能力,完全依附于跨国公司的母国,当然也就无法应对未来国家之间关系的不确定性,也就彻底失去了国家竞争优势。国家与城市不同,大国与小国不同,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财富的“所在”面临着民族国家的“藩篱”,因而财富的“所有”对于东道国来说更重要。

 

跨国并购的合成谬误

这样说来,跨国并购多少有些“合成谬误”的意味。所谓合成谬误(the fallacy of composition),简单的来说,就是把局部推广到整体上去所造成的错误结论。我们平常熟知的“公地悲剧”、“囚徒困境”以及“集体行动的逻辑”都是“合成谬误”的例子。我们也可以沿着萨缪尔森的思路判断跨国并购的问题。对个人、企业和地方政府可能都有利的事情,对中央政府和国家不一定有利,这很可能就是一个“个体理性导致集体非理性”的选择。要谈对待跨国并购的态度,关键看你是站在哪个角度或者哪个利益主体的立场上去说。明确了这一点,其余那些有争议的问题也就比较容易讨论了。

 

 

更严重的问题还在于“被动资本化”

我们现在讨论还只是跨国并购的问题。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再加上中国资本项目的完全开放,后果不堪设想。这方面,拉美国家已经有前车之鉴。像中国以及拉美等发展中国家,其金融部门要比发达国家脆弱的多,除了金融系统本身的原因,更重要的是金融部门的脆弱性决定于整个国家经济面的脆弱性。通过已经开放的金融阀门,发达国家的金融资本可以毫不费力的资本化这些发展中国家的能源、矿产、金融等产业部门,使得这些发展中国家彻底失去对经济命脉的控制能力。通过资本化发展中国家的产业部门,发达国家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收益而风险几乎为零。

这种局面的形成与拉美一些国家的政府卖掉国有资产来推进投资热潮,对跨国并购不加以警觉是分不开的。在短短的几年里,政府将电信、供水、石油、煤气、电力、铁路、地铁、航空、机场甚至包括邮政服务都卖给私人投资者,其中大部分是外国人。消费市场也吸引了许多外国公司的进入,他们普遍都是先收购本地已有的工商企业,然后再加以现代化。从面粉厂到汽车制造厂,外国资本占领了阿根廷经济的战略要地。1995年,阿根廷最大的十家银行中,本地银行占到6家,但到现在,仅剩一家。

一旦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政局出现动荡,或者出现经济危机,这些金融资本会在瞬间撤出而不留任何痕迹。这种境况现在已经引起拉美国家的高度警觉。比如,阿根廷的公共服务部门在1990年代已经全部私有化,主要出售给了欧洲跨国企业。其自来水公司目前由法国企业控制,天然气和石油行业由美欧企业把持。阿根廷在2001年的危机中货币贬值了65%,为避免通货膨胀,政府严格控制了各类基本消费品的物价,水、电、天然气、汽油都严禁涨价。最近,围绕物价问题,阿根廷政府正与壳牌石油、埃索石油、法国自来水公司等外资企业都处于公开对峙状态。与外国资本争夺经济控制权是拉美国家的重要任务。

我们大致可以推断,一旦跨国并购成为中国的普遍现象,大量的企业为外资所控制,那么中国的经济发展就与国际经济发展和金融市场形势紧紧拴在一起。国际贸易和金融市场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连锁反应。我们从此将受制于人,而失去了经济安全的基本屏障,也就从根本上失去了经济自主权。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