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石油的逻辑  

2006-03-11 10:44:3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管清友

 

早在北宋时代,沈括就在其《梦溪笔谈》里面谈到石油资源丰富,“生于地中无穷”,并且“此物后必大行于世”。但是,沈括所说的“生于地中无穷”却被当今世界各国巨大的需求量所淹没。沈括也许当时根本没有想到石油会如此“大行于世”。《石油的终结》一书的作者保罗•罗伯茨说,在当今的世界,“石油或许是石油太空中最耀眼的一颗明星,是20世纪政治和经济学的辉煌、杰出的塑造者,并占有世界石油市场约40%的份额。”可以说,再也没有一种东西能像石油一样牵动世界的神经了。

之所以如此,恐怕在于石油一直是同工业化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工业化,就没有石油的今天的地位。工业化有两个显著特点,第一它大量地消耗地球上不可再生的资源,现在看来石油乃是重中之重。第二,工业化与军事工业、从而与对军事霸权的争夺紧密相关。军事上的强烈需求大大促进了工业化,也增加了对能源的需求。军事力量的发展,又可以为本国带来在国际政治中的优势,从而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在这个过程当中,能源特别是石油成为工业化和军事工业的支撑。

石油作为现代社会的基本动力,已经俨然让人类对这种商品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性。石油需求缺乏弹性,并且地区分布不均衡,特别是便宜、高效的石油、天然气等石油的地区分布不均衡。世界石油资源量主要集中在中东的发展中国家、中南美洲、前苏联国家和加拿大等。相反,对石油资源需求量较多的国家的石油资源量数量却很少,大部分依靠进口。例如,日本已经探明的储量,总共仅为0.5×109桶,80%以上需要进口。据BP公司统计,2003年世界上的主要石油消费大国都存在石油缺口。供给和需求的失衡导致了对经济租金分配的失衡,因而也就导致了国家之间的冲突和国内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比如此次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天然气争端,就反映了能源供给国家利用能源商品作为制约他国的工具。OPEC对西方国家的石油禁运同样也是把石油作为政治工具来使用,以达到特定的政治目的。

石油的基本特点大致有三个:第一,可耗竭性和不可再生。上需求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供给的数量,稀缺性是其最明显标志。第二,高度依赖性。由于“大行于世”,人们对能源的使用无处不在。石油作为现代社会的基本动力,已经俨然让人类对这种商品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性。第三,分布的不平衡。石油分布的不平衡性使得能源天生的与国家经济安全联系在了一起,从一种普通的燃料演化为最重要的战略商品,进而影响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国际格局的形成,乃至国家之间的冲突与结盟。

丹尼尔·耶金在《奖赏:一部有关石油的历史》里面曾经指出,石油的故事由三个突出的大主题构成。首先是资本主义和现代商业的兴起和发展。第二个主题是,石油作为一种商品与国家战略、全球政治和实力紧密地交织在一起。石油历史的第三个主题是说明我们的社会怎样变成了一个碳化氢社会,即我们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都离不开石油,以致我们简直不会去思考一下石油的广泛重要性。也就是说,石油不是普通的仅仅具有经济属性的商品,从不能给出长期均衡价格的意义上讲,对于石油产品,市场是失灵的。

由于石油在过去是、在将来仍然是最重要的能源形式,石油在国际能源竞争中的地位就格外突出,其政治商品属性表现得最为突出。所谓“政治商品属性”,在我们看来,就是在一国内部,石油是相关利益集团和拥有特定政治经济政策目标的政府之间相互博弈的对象;在国际上,石油是大国实现或巩固有利于己的世界经济政治安排的一个重要工具,国际石油体系所反映的实乃国际政治的权力结构。

如此一来,石油的价格和产量就决定于石油需求国家与OPEC以及非OPEC产油国之间的博弈和政治安排。虽然在短期内石油价格和产量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波动,但是在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内,由于两大集团各有所需并且势均力敌,石油价格保持基本稳定就表明在两大集团内部的利益分配比较“均衡”。通过对石油价格历史的考察,我们发现,在OPEC成立之前,石油价格大多数年份处于价格中值以下,这表明石油需求国家在利益分配中占有优势。在OPEC成立之后,石油价格大多数年份处于价格中值以上,这表明石油生产国家在利益分配中占有优势。但总得来看,以不变汇率计算的石油价格基本上保持了稳定,甚至呈现下降趋势。这表明,两大集团对石油利益的分配已经比较稳定。

现行的国际石油规则并不是在完全竞争的市场上达成的,其基本的特点是权力的不对称性。这种权力的不对称性来自于石油供给和需求的不对称。国际石油规则就是在这种不对称下的均衡状态的产物,它依赖于国际石油组织,但更依赖于国际军事集团的控制。由于这一基本的格局,石油供给国往往通过共谋获得最大收益,甚至把石油作为政治工具使用。OPEC就是石油供给国共谋的产物。OPEC提出的价格区间22美元~28美元,这是得到大多数石油生产国和消费国认可的理性价格,既可以保持石油产业的健康发展和保障输出国的利益,也不必使石油消费大国付出更高的经济成本。从最近三年来看,年均油价基本上位于OPEC的油价区间:以布伦特原油为例,2001年至2003年平均油价分别为24.46美元、25.10美元、28.48美元/桶。尽管国际油价呈现逐年走高趋势,但幅度不算很大,供需双方都能接受。应该说,2228美元的油价基本反映了世界石油供需的基本情况,市场供需的真实情况仍然主导着价格回归线。

基欧汉认为,国际机制为合作创造了更有利的制度环境,如果没有这些机制,合作就会非常困难;很显然,这种“有效的国际机制”仍然需要与霸权国家的权力结合在一起。因而这样的国际石油机制仍然存在着权力不对称的问题,其背后是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作为支撑。比如,为了达到控制石油的目的,美国几乎无所不用。法国的《外交世界》刊发的一篇《里格斯银行,独裁者们的洗钱工具》披露,如果美国想要将令它不快的某国政府的丑事公之于众,它就会最先站出来揭发其腐败和赃钱交易。但是,如果换成它的某个盟国或保证向其提供能源的国家,美国就会严守秘密。至于依靠军事手段来保证石油供应就更不用说了。

由于这个原因,OPEC就不得不与霸权国家达成妥协,实现所谓的“相互依赖”。目前,原油市场的主要供应商是目前提供世界40%的石油,并且拥有世界70%的已探明石油储量的欧佩克国家,以及一些非欧佩克产油国家。作为一个终端供应商,欧佩克一般情况下的作用就像企业联合组织,通过保持充裕的石油产量来影响石油的价格。近年来,它的方针已经变成了在平衡市场的同时允许石油消费国保持适当水平的原油存货。另一方面,非欧佩克成员国的储量和剩余生产能力相对有限,一般只能充当价格的被动接受者。

小约瑟夫·奈从总体的均势、石油问题上的均势以及国际制度三个方面来解释国际石油机制的变革。他认为,石油是一个能产生影响的权力源泉,但是它没有强大到迫使美国改变政策的程度。原因就在于“相互依存的相互性”。即沙特如果对美国经济造成太大的损害,那么沙特自己的经济利益也会遭到损害。此外,沙特在安全领域依赖美国。从长远来看,美国是唯一一个有能力确保波斯湾地区的军事稳定的国家。因而“安全相互依存和石油相互依存之间存在着一种间接的联系。公开使用武力的代价太高,但是武力作为一种权力的源泉在幕后起了作用”。但是,即便存在相互依存,武力仍然是最后的决定力量。这表明,石油需求国和生产国因为“相互依存”而达成了妥协,从而也就保证了石油价格在长期内保持稳定。

所以,我们看到石油逻辑的背后有一套复杂的政治经济体系。中国就是在这一基本逻辑的前提下参与到国际石油体系当中去的。除非中国有完全可替代的能源产生,否则中国必须依赖于现行的国际石油规则和国际石油体系。也就是说,如果你不能改变现行的规则,那么你就必须学会适应它。

在这一国际石油规则的框架下,中国的石油战略不外乎下面三个方面:第一,买得起;第二,买得到;第三,运得回。各个能源进口国家不仅要能够从国际市场上买得到能源、买得起能源,还要能够将买到的能源运回到本国。在国际市场上,买得起石油未必能够买得到,买得到未必能够运回。这三个问题分别是从不同角度描述能源的基本问题。 “买得起”主要强调需求层面的问题,它是指能源需求国家是否有能力在能源的卖方市场条件下有足够的支付能力。“买得到”主要强调供给层面的问题,它是指全球能源的分布和储量,以及因此而产生的能源政治和能源外交。“运得回”主要强调能源运输安全的问题。这三个问题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直接关系到中国的石油安全。对中国来说,石油安全的基本问题在于,要在一个可接受的价格和可接受的规则之下维持稳定的石油供应。因而,有关中国石油战略的所有策略都是伴随这一基本问题而产生。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