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清友

晴耕雨读

 
 
 

日志

 
 

“知日派”眼里的日本  

2006-02-22 21:58:37|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洲太平洋研究所博士 管清友

(提文)大多数中国人的心态实际上还是不知不觉受到了“一报还一报”思想的影响。加之日本国内某些势力的挑衅,更使国人们气愤有加。“知日派”在此种大环境下,似乎根本没有发言的机会。客观地说,这不是个正确的态度。

一段时间以来,关于中日之间的争端成为国人们普遍关注的焦点。中国人现在看待日本的观点不乏有真知灼见,但是有两种错误的倾向也值得反思。

其实,中国人对自己的近邻日本了解的并不彻底。戴季陶1928年在其《日本论》的开篇就指出了当时的中国人对于日本的两种不正确的态度。其一为“实利主义”,其二为“自大思想”。“实利主义”认为日本文日本话没有用处,不比得英国话回了国还有是有用的。“自大思想”认为日本本身没有什么研究价值,日本除了由中国、印度、欧洲输入的文明而外,什么都没有。所以,不值得研究。其实这两种倾向到现在也为很多人所秉持。

戴季陶很为这两种倾向担心,所以他说,“我劝中国人,从今而后,要切切实实的下一个研究日本的工夫。他们的性格怎么样?他们的思想怎么样?他们的风俗习惯怎么样?他们的国家和社会的基础在哪里?他们的生活根据在哪里?都要切实做研究。要晓得他的过去如何,方才晓得他的现在是从哪里来的。晓得他现在的真相,方才能够推测他将来的趋向是怎样的。拿句旧话来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无论是怎样反对他攻击他,总而言之,非晓得他不可。”

外国人写日本的书里面顶有名的要算是《菊与刀》了。据说戴季陶的《日本论》曾被学术界视为研究日本的重要参考著作之一,甚至有人称该书是中国版的《菊与刀》。究其原因,可能在于戴季陶如本尼迪克特比较起来,戴氏对日本的了解更是深入骨髓吧。本尼迪克特写《菊与刀》之前根本没有到过日本,而戴氏则是日本很多高层人士的座上宾,是个真正的“知日派”。说他是个真正的“知日派”,倒不仅仅是因为戴季陶在日本留学多年,会讲流利的日语,而大多是因为戴氏以政治家的身份更多的接触了日本,更近距离的了解了日本。

对于日本,戴季陶强调了两点;一是日本人具备热烈的"信仰力" (本尼迪克特也发现了这一点),当然这并不是指具体的宗教信仰,而是一个民族的信念,那种"能够忍耐一切艰难困苦"的精神;第二个是日本民族"好美爱美",日本人较高的审美水准和追求美的执著,是日本在许多技术领域达到世界领先水平的内在动力。

戴氏所处的时代,正是甲午战争后三十年和日本全面侵华前的二十年。中国人一方面对于这个小小的岛国在几十年内迅速崛起充满疑问和惊叹,精英阶层学习日本的风气日盛。民国时期活跃在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领袖人物很多都有留日学习的背景,由此可见一斑。另一方面中国人从骨子里还是没有摆脱“天朝上国”的姿态,对日本人多少还是有些鄙夷。用现代的语言来说,中国人似乎还没有完全习惯日本的崛起。这种矛盾的心态使得很多人在对待日本的态度上也显得矛盾。戴氏在那个时代能旗帜鲜明的指出国人们对待日本的错误态度,当说是殊为不易。戴氏也看到了日本的影响力。“何况在学术上、思想上、种族上,日本这一个民族,在远东地方,除了中国之外,要算一个顶大的民族。他的历史,关系着中国、印度、波斯、马来、以及朝鲜、满洲、蒙古。”

《中国经营报》,20056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